首 页 | 研究新作 | 最新动态 | 学术交流 | 研究成果 | 学界视野 | 考古发现 | 非遗中心 | 研究资料 | 研究院简介 | 在线留言
  网站导航
通知公告
非遗中心
文章首发
中心动态
学术交流
研究成果
学界视野
考古发现
研究资料
在线视频
  搜  索
关键字:
搜索帮助
 
 
  研究成果
您的位置 : 首 页 >> 研究成果 >> 正文
 
十年心血著华章

作者:张俊

《张居正——大明首辅的生前身后》

陈礼荣著

 

书与人

□张俊

喜获陈礼荣先生的新著《张居正——大明首辅的生前身后》出版,为他感到高兴。

我与礼荣先生相识,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1987年,我为雕塑家刘炳南写了篇《凝固在大地上的音符》,此文传到了礼荣先生手中,他那时是《沙市日报》的副刊编辑。他看后特地来找我,谈他对这篇文章的感受、意见或建议。我们一见如故,他是个热情又诚恳的老大哥。从那时起,我俩便建立起了兄弟般的情谊,一直延续至今。

礼荣先生是个学者型的记者,对本土文化,尤其是城市历史文化保护方面的事异乎寻常地关注,也倾注了他不少心血。

礼荣先生是编地方文化副刊的,因为是采编合一,所以他与城市建设、市容市貌管理等工作多有交集。他利用工作关系与社会影响,为名城保护出了不少力。

1999年,荆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建设委员会办公室要挂牌,有关领导同志打算请荆州籍的著名文化学者王元化先生题写匾牌。礼荣先生与王元化先生比较熟,于是就陪我一道去上海拜见王元化先生。王元化先生思乡心切,见到我们的到来,非常高兴,由此还特地从吴兴路寓所跑了一趟设在上海图书馆内的工作室,专门精心地书写出那帧匾牌。

2000年后,市名城办主持修复张居正墓园,礼荣先生成了编外工作人员。他遵照有关领导同志的安排,查史料、看现场、出主意,竭力尽心,忙得不亦乐乎。由王元化先生题写的墓园匾额就是礼荣先生出面求来的,园中那两块分别记录着张居正生平与墓园建设经过的碑文,其初稿亦均出自他的手笔。

2006年,他编好了自己的首部文史作品集《人文荆州》,因书太厚要作删减,于是他就先装订了两本原稿,并将其中一本题诗送我,还交待我不要让这些资料散失了。

礼荣先生是个写作异常勤奋的人,他通读过二十四史和许多地方文献。十多年前,他将主要精力放在了研究乡梓先贤张居正方面,写出了不少在学界引起震动的专文。他说:张居正是一位历史伟人,是荆州人的骄傲,但目前史学界对他褒贬不一,还有人在给他泼污水,我得为这位先贤正名而出言吐语!

我有一套四卷本的《张居正文集》,我自己倒没怎么看,几年间他借了还,还了又借,书都被他翻旧了。

那年夏天,天气十分炎热,他应市纪委之邀在市电视台作了几场有关张居正的专题讲课,史料丰富、观点新颖、声情并茂,赢得了阵阵掌声,起到了良好的宣讲效果。

那一年,一次高规格的张居正学术研讨会议也在荆州召开,多位专家学者莅临荆州。他在会上根据自己新收集的史料,作了关于张居正并没有霸占过辽王府的专题发言。因此事曾有《明史》及《明史纪事本末》等古籍叙及,故一时引起明史学界有关专家学者的关注,就连明史学界著名的专家王春瑜先生也对此赞赏不已,后来还发专文在《光明日报》上提及此事。

在十多年前,礼荣先生就写过一本有关张居正的书,后来他又挖掘了不少新史料,于是他受市张居正学会的委托,开始著述《张居正——大明首辅的生前身后》这本大作,想全面系统地表达他对张居正的最新研究心得。

这十年来为写这本书,他推掉了许多应酬,一心苦读史书,在浩若烟海的史籍中去寻觅他所需要的资料。在写作期间,他本已退休,每天都得在忙完必要的家务事后才开始写作。真是“十年辛苦不寻常,看来字字皆是血”,用这话来评价礼荣先生是一点也不过分的。

在书稿完成后,因在出版经费上的一波三折,礼荣先生还曾准备印两本“赤膊书”(指自己装订的书稿)存史赠人。幸好,此间他得一位古道热肠友人的鼎力相助,最后终于由中国文史出版社顺利出版,最终一了他的十年夙愿。

礼荣先生为写这本书耗尽了心血,这本书也将他催老了。看着他那张苍桑了许多的脸,就想起李商隐的那两句诗:“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眼中不觉就有些潮湿了。

中国文化的自信和传承,是以一批有使命感的学人的奉献为基础的,这些人才堪称中国文化的脊梁!我想礼荣先生也正是这基础中的一粒石子,在承载的重压下顽强地彰显着生命的张力。所求无非是不负这个伟大的时代,不负自己平凡的一生吧!

 

日期:2019-03-13 阅读:
 
微信公众号:cwhyjy

版权所有:湖北省普通高校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 荆楚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湖北省荆州市南环路1号 邮政编码:434023 电话:0716-8060928 EMAIL:cwhyjy@163.com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技术支持:博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