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研究新作 | 最新动态 | 学术交流 | 研究成果 | 学界视野 | 考古发现 | 非遗中心 | 研究资料 | 研究院简介 | 在线留言
  网站导航
通知公告
文章首发
中心动态
学术交流
研究成果
学界视野
考古发现
研究资料
在线视频
  搜  索
关键字:
搜索帮助
 
 
  学界视野
您的位置 : 首页 >> 学界视野
 
清華簡關於秦人始源的重要發現

作者:荆楚文化网
清華簡關於秦人始源的重要發現
李學勤
清華大學
編按: 二○○八年七月入藏清華大學的戰國竹簡,性質主要是經、史一類書籍。其中有一種保存良好的史書,暫題為《系年》,一共有一百三十八支簡,分成二十三章,記述了從周武王伐紂一直到戰國前期的史事,將作為竹簡的整理報告《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的第二輯發表。作者在整理過程中發現,《系年》有許多可以補充或者修正傳世史籍的地方,有時確應稱為填補歷史的空白,關於秦人始源的記載,就是其中之一。 
 
    大家都知道,西周覆亡,周室東遷以後,秦人雄起西方,先是稱霸西戎,隨之逐步東進,終於兼併列國,建立秦朝,成就統一大業。秦朝存在的時間雖然短促,對後世的影響卻相當深遠。特別是秦人的文化,有其獨具的特點,伴隨著秦人的擴張發展,廣被於全國各地。研究中國的傳統文化,在很多方面不能不追溯到秦人,而秦人是從哪裡來的,其文化有怎樣的歷史背景,歷來有種種看法,是學術界爭論已久的問題。
    關於這一問題,長期以來的主流意見,是秦人出自西方。司馬遷在《史記·秦本紀》及《趙世家》中,曾經詳述秦的先世,講到商朝晚期有戎胥軒,娶酈山之女,生中譎,“在西戎,保西垂”,看來秦人當時已在西方,並且與戎人有密切關係。蒙文通先生的《周秦少數民族研究》便據此認為“秦為戎族”。
    然而也有一些學者持不同意見,比如錢穆先生的《國史大綱》主張“秦之先世本在東方,為殷諸侯,及中譎始西遷”。這是由於《秦本紀》提到:“秦之先為嬴姓,其後分封,以國為姓,有徐氏、郯氏、黃氏、終黎氏、運奄氏、菟裘氏、將梁氏、黃氏、江氏、脩魚氏、白冥氏、蜚廉氏、秦氏。”這些國族,凡可考定的都在東方。近年這種東方說的代表作,是林劍鳴先生的《秦史稿》一書。出版於1981年的這本書,以為中譎只是“曾率一部分秦人替殷商奴隸主保衛西方的邊垂”,不能說明秦人即是戎族。
    中譎的兒子是飛(或作蜚)廉,飛廉的兒子是惡來,父子三代都是商朝末年的著名人物。《秦本紀》說:“惡來有力,蜚廉善走,父子俱以材力事殷紂。”他們助紂為虐,史有明文,但他們給秦人帶來怎樣的命運,卻沒有文獻記載。
    清華簡《系年》的第三章,具體回答了這方面的疑問。簡文敘述了周武王死後發現三監之亂,周成王伐商邑平叛:
    飛 (廉)東逃于商盍(葢)氏。成王伐商盍(葢),殺飛(廉),西遷商盍(葢)之民於邾,以禦奴之戎,是秦先人。
    “飛”就是飛廉,“”字從“甘”聲,“廉”字從“兼”聲,古音相近通假。“商盍氏”即《墨子·耕柱篇》、《韓非子·說林上》的“商葢”,也便是稱作“商奄”的奄。關於飛廉、惡來,《秦本紀》云:“周武王之伐紂,並殺惡來。是時蜚廉為紂石(使)北方,……死,遂葬于霍太山。”這和《系年》所記不同。
    《系年》的記載,可以參看《孟子·滕文公下》:“周公相武王,誅紂。伐奄,三年討其君,驅飛廉於海隅而戮之,滅國者五十,驅虎豹犀象而遠之,天下大悅。”和《系年》一樣,是說飛廉最後死在東方。
    飛廉參與三監之亂,失敗後東逃到奄。奄也即是《秦本紀》講的運奄氏,屬於嬴姓,飛廉向那裡投靠,正是由於同一族姓。當時今山東到蘇北的嬴姓國族都是反周的,《逸周書·作雒篇》說:“周公立,相天子,三叔(管叔、蔡叔、霍叔)及殷、東、徐、奄及熊盈(嬴)以畔(叛)。……二年,又作師旅,臨衛政(征)殷,殷大震潰。……凡所征熊盈(嬴)族十有七國,俘維九邑。”這充分講明瞭嬴姓國族在這場戰亂中的地位。
    奄是東方大國,是商王朝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根據古本《竹書紀年》,商王獻庚、陽甲都曾建都於奄,然後盤庚才遷到今河南安陽的殷。奄之所以稱為“商奄”,大概就是由於這個緣故。據《左傳》,周初封魯,“因商奄之民,命以《伯禽》而封於少皞之虛”,杜預注:“商奄,國名也。少皞之虛,曲阜也。”傳統上認為奄國即在今山東曲阜。不過奄的國境範圍肯定要大得多,有學者主張奄相當周朝的魯國,同奄一起反周的蒲姑相當周朝的齊國,可能是差不多的。
    由《系年》簡文知道,商朝覆滅之後,飛廉由商都向東,逃奔商奄。奄國等嬴姓東方國族的反周,飛廉肯定起了促動的作用。亂事失敗以後,周朝將周公長子伯禽封到原來奄國的地方,建立魯國,統治“商奄之民”,同時據《尚書序》講,把奄君遷往蒲姑,估計是看管起來。但在《系年》發現以前,沒有人曉得,還有“商奄之民”被周人強迫西遷,而這些“商奄之民”正是秦的先人,這真是令人驚異的事。
    秦國先人“商奄之民”在周成王時西遷,性質用後世的話說便是謫戍。其所以把他們遣送到西方,無疑也和飛廉一家有關,因為飛廉的父親中譎正有為商朝“在西戎,保西垂”的經歷,並且與戎人有一定的姻親關係。中譎、飛廉一家,本來也是自東方出身的。周朝命令“商奄之民”遠赴西方禦戎,完全不是偶然的決定。
    認識到秦的先人是原在東方的商奄之民,以前與秦人始源相關的一系列問題都得到解釋,例如:
    在文獻方面,《史記·封禪書》載:“秦襄公既侯,居西垂,自以為主少皞之神,作西畤,祠白帝,其牲駵駒、黃牛、羝羊各一云。”秦襄公為什麼自稱主少皞之神,是由於少皞嬴姓,《說文》:“嬴,帝少皞氏之姓也。”《左傳》講得很清楚,封魯的奄國之地又稱做“少皞之虛”,秦襄公只是沒有忘記國族的來源而已。
    在金文方面,西周中期的詢簋和師酉簋都提到“秦夷”,還有“戍秦人”,來自東方的商奄之民後裔自可稱“夷”,其作為戍邊之人又可稱“戍秦人”。
    在簡帛方面,馬王堆漢墓帛書《戰國縱橫家書》的“蘇秦謂燕王章”云:“自複而足,楚將又出沮漳,秦將不出商閹(奄),齊不出呂隧,燕將不出屋注。”所說是指各國的始出居地。秦出自商奄,正與《系年》所記吻合。這幾句話後世的人們不懂,所以傳世本《戰國策》把“商奄”等都錯誤地改掉了。
    《系年》的記載還有一點十分重要,就是明確指出周成王把商奄之民西遷到“邾”這個地點,這也就是秦人最早居住的地方。“”在戰國楚文字中常通讀為“吾”,因此“邾”即是《尚書·禹貢》雍州的“朱圉”,《漢書·地理志》天水郡冀縣的“朱圄”,在冀縣南梧中聚,可確定在今甘肅甘谷縣西南。
    西周初秦人的最早居地在這樣的地方,由近年考古工作看,是非常合理的。甘谷西南,即今禮縣西北,正為早期秦文化可能的發源地。2004年以來,早期秦文化聯合考古隊在禮縣一帶西漢水上游進行了遺址普查。2005年—2006年,又做了有針對性的調查,確認或發現了西山、大堡子山和山坪三座周代城址,見該隊《甘肅禮縣三座周代城址調查報告》(《古代文明》第7卷)。其中西山的時代相對較早,從遺址來說,其秦文化出現的時間約為西周中期,城的使用年代則在西周東周之際。2005年以來,在西山的發掘成果豐富,見《中國文物報》2008年4月4日所刊《甘肅禮縣西山遺址發掘取得重要收穫》一文。
    西山位於禮縣縣城西側,西漢水北岸的山坡上,還不是最早的秦文化遺址。由這裡往北,沒有多遠便是“邾”的可能位置,有待勘查探檢,這為今後的考古研究提供了珍貴的線索。
    既然秦人本來是自東方遷來的商奄之民,最早的秦文化應該具有一定的東方色彩,並與商文化有較密切的關係,希望這一點今後會得到考古研究的驗證。
                         (本文原载于2011年09月08日《光明日報》第11版)
日期:2011-10-31 阅读:3339次 来源:光明日报
 
微信公众号:cwhyjy

版权所有:湖北省普通高校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 荆楚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湖北省荆州市南环路1号 邮政编码:434023 电话:0716-8060928 EMAIL:cwhyjy@163.com

您是本站第位访问者!技术支持:华诚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