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研究新作 | 最新动态 | 学术交流 | 研究成果 | 学界视野 | 考古发现 | 非遗中心 | 研究资料 | 研究院简介 | 在线留言
  网站导航
通知公告
文章首发
中心动态
学术交流
研究成果
学界视野
考古发现
研究资料
在线视频
  搜  索
关键字:
搜索帮助
 
 
  研究资料
您的位置 : 首页 >> 研究资料
 
楚国历史大事记

作者:cwh
 
楚国历史大事记
 
约公元前11世纪后期
殷商末
祝融之后、芈姓季连之苗裔鬻熊至周,事西伯昌(周文王)。鬻熊子熊丽始封于雎山之间。熊丽生熊狂。
约前11世纪末
西周初
熊狂子熊绎参加岐阳之会,周成王与诸侯会盟,熊绎置茅蕝,设望表,与鲜卑人共同守燎。周成王以子男之田封熊绎于楚蛮,熊绎以芈为姓,封丹阳。熊绎僻在荆山,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以桃弧棘矢供奉周王。熊绎子熊艾继为楚君。
约前10世纪
周昭王至周孝王前期
周昭王接连南征荆楚,后死于汉水之中。熊艾子熊[黑旦]继位。熊[黑旦]卒,子熊胜立。熊胜卒,弟熊杨继位。熊杨生熊渠。
约前10世纪末至前9世纪中
周孝王至周厉王时
周夷王时,王室衰微。熊渠甚得江汉间民和,乃兴兵伐庸、杨粤,至于鄂。熊渠立其长子康为句亶王,中子红为鄂王,少子执疵为越章王,皆在江上楚蛮之地。周厉王时,熊渠畏周伐楚,去其王号。熊渠卒,因长子康早死,中子红(挚红)立。挚红卒,其弟执疵弑而代立。名曰熊延。
前848年
周厉王时
熊延卒,子熊勇立。
前838年
周共和四年
熊勇卒,弟熊严继立。
前828年
周共和四年
熊严长子伯霜立,是为熊霜。
前822年
周宣王六年
熊霜卒,弟仲雪、叔堪、季徇争立。仲雪死,叔堪奔濮百蛮,季徇立,是为熊徇。
约前821~820年
周宣王七至八年
楚薳氏欲助叔堪夺位,未成。
前800年
周宣王二十八年
熊徇卒,子熊咢立。
约前799~792年
周宣王二十九至三十六年
楚君自称为“公”。楚国冶铸业初具规模,已能铸造成组编钟。熊咢作楚公逆(咢)鎛,铭文有“唯八月甲申,楚公逆自作……”等语。文字风格与用语同于中原则。楚历以数词纪月、干支纪日,亦与周、鲁相同。
前791年
周宣王三十七年
熊咢卒,子熊仪立。
前764年
周平王七年
熊仪卒,被尊为“若敖”。楚君始有谥号。若敖长子熊坎立,是为霄敖。
前758年
周平王十三年
霄敖卒,子熊眴立,是为蚡冒。
约前757~742年
周平王十四至二十九年
蚡冒始启濮。蚡冒征服陉隰。若敖氏娶妻于[云阝],生斗伯比。楚国始有斗氏。
前741年
周平王三十年
蚡冒卒,弟熊通杀蚡冒之子而代立。
约前740~711年
周平王三十一年至桓王九年,楚武王元至十三年
楚与邓国交好,熊通娶邓侯女邓曼为妻。楚师侵鄀,伐申,伐吕。周平王遣卒戌申、吕。熊通卜太子师,以申为太子赀之保(师)。
前710年
周桓王十年,楚武王三十一年
楚师屡次北侵。蔡侯、郑伯会于邓,始惧楚。
前706年
周桓王十四年,楚武王三十五年
熊通欲侵随,先使薳章求成。熊通从斗伯比之计,毁军而纳随之少师,少师归,请追楚师,为季梁谏止。楚未敢伐随,而退兵。时楚师已有中、左、右三军之称。
前704年
周桓王十六年,楚武王三十七年
夏,熊通合诸侯于沈鹿,黄、随不至会。熊通使薳章谴责黄国,同时亲自率师伐随。楚师军于汉、淮之间。随侯御之,战于速杞。随侯以随师进击熊通直接指挥的左军。随师败,随侯逃逸,所乘戎车及其戎右少师均为斗丹俘获。秋,楚与随平,盟而还。熊通自立为“武王”。此后,楚君皆称为“王”。楚武王始开濮地而有之。
前703年
楚武王三十八年
巴子使韩服告于楚,请与邓通好。楚武王派道逆带领巴客聘于邓。
前701年
楚武王四十年
楚莫敖屈瑕将盟贰、轸。郧人军于蒲骚,将与随、绞、州、蓼伐楚师。屈瑕次于郊郢,斗廉以锐师夜袭郧师,败郧于蒲骚,盟贰、轸而还。
前700年
楚武王四十一年
楚师伐,大败绞人,迫使订立城下之盟。楚师分兵涉彭水,引起罗人警戒。武王已由丹阳迁郢。
前699年
楚武王四十二年
莫敖屈瑕伐罗。至鄢水,济渡,秩序混乱,队伍不整肃,且不设备。至罗境,遭到罗与卢戎两军夹击,楚师大败。屈瑕回师至郢,自缢于附近之荒谷。君帅囚于荒谷东岸之冶父,等待处分。武王承担责任,皆予以赦免。
约前698~691年
楚武王四十三至五十年
武王以鄀俘观丁父为军帅,克州、蓼(己姓),服随、唐大启群蛮。武王克权,使斗缗为权尹。楚国始建由楚王直辖的县级政府机构。斗缗据权以叛。武王出兵围而杀之,遂迁权人于那处,使阎敖为尹。武王灭罗。
前690年
楚武王五十一年
武王伐随,病卒于征途,令尹斗祁、莫敖屈重,率军开通道路,驾设桥梁,军临随都建立宫垒。随人惧,求和。屈重假称奉王命人盟随侯,且请为会于汉汭。楚师撤还,济汉水而后发丧。武王子通赀继位,是为楚文王。楚官多以“尹”为名。令尹执一国之柄,为百官之长。令尹、司马居卿位,多由楚公族成员及其后裔充任。莫敖位尊,历来由屈氏子弟专任此职。
前689年
楚文王元年
楚都正式定在郢
前688年
楚文王二年
楚文王率楚、巴之师攻申,路过邓国。因有舅甥关系,邓侯宴请楚文王。邓人判断楚王必将为害于邓,请杀熊赀,邓侯弗许。楚师伐申后南返,顺道伐邓。
前684年
楚文王六年
息侯请楚伐蔡。楚出兵,败蔡师于莘,俘蔡哀侯。蔡哀侯向楚文王称誉息妫之美。文王访问息国,受到息侯接待,遂乘机灭息,以息妫归。后息妫生熊艰(堵敖)、熊頵(成王)。
约前684~681年
楚文王六至九年
文王以申俘彭仲爽为令尹,县申、息,朝陈、蔡、疆境到达汝水之滨。申、息地处边地,楚设置由县公统领的“申、息之师”。荆山产玉。卞和得璞玉,献于楚王。玉尹以为非玉,卞和被两次处以刖刑。至文王时,始命工匠剖此璞石,果是宝玉。由是称为“和氏壁”。文王作“僕区之法”,规定:“盗所隐器,与盗同罪。”楚始强,压制江汉间小国,小国皆畏楚。
前680年
楚文王十年
秋七月,楚师入蔡。
前678年
楚文王十二年
楚灭邓
前676年
楚文王十四年
巴人叛楚,攻取那处,随又进至楚都之下。阎敖弃那处,游涌水而逃。文王杀阎敖,其族人作乱。冬,巴乘楚乱,再伐楚。
前675年
楚文王十五年
文王出师御巴,大败于津。师还,守城门的大阍鬻拳,拒绝败军入郢,文王不得已,转兵伐黄,败黄师于[足昔]陵。还师及湫,得病,六月庚申卒。谥为“文”。鬻拳自杀殉葬。文王子熊艰立,是为堵敖。
约前674~672年
楚堵敖元至三年
楚为逐鹿中原,加强车兵。楚国中上层贵族亦开始以车、马入葬。楚申公彭宇卒,葬于申县近郊。随葬青铜礼器、兵器、车马器等物644件。
前672年
楚堵敖三年
熊艰欲杀其弟頵。頵奔随,借随人之助杀艰代立,是为楚成王。
前671年
楚成王元年
为结好于诸侯 ,扩大外交声势,楚遣使聘于鲁,楚、鲁始通。又遣使贡献于周。周惠王赐胙,令楚“镇尔南方夷越之乱,无侵中国”。楚借周王之命南伐,后又东进,扩境千里。
前666年
楚成王六年
令尹子元以车600乘伐郑,入于桔[木失]之门,众车入自纯门。郑内城悬门不闭,子元等疑莫能辨,又闻齐、鲁、宋师来救郑,楚师遂夜遁。子元欲蛊文夫人(息娣),曾为馆于宫侧而振万舞,伐郑返郢后,擅自住进王宫。斗射师谏,子元将其拘执。
前664年
楚成王八年
申公斗班杀子元。子文(斗穀於菟)继为令尹,开始大力整顿内政。
约前663~660年
楚成王九至十二年
成王为结好与国,嫁其妹仲南于江国国君。为此,铸楚王媵邛(江)仲芈南钟。
前659年
楚成王十三年
郑亲于齐。楚师伐郑。
前658年
楚成王十四年
楚师侵郑,囚郑之聃伯。
前657年
楚成王十五年
郑仍服齐,楚再伐郑。
前656年
楚成王十六年
齐桓公会鲁、宋、陈、卫、郑、许、曹军侵蔡。蔡溃,遂伐楚,军次于陉。楚成使屈完至齐师及诸侯之师中。齐桓公将诸侯之师列成战阵,与屈完同车观看。屈完以“楚国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诸侯之师)虽众,无所用之”作答,遂与诸侯盟于召陵。
前655年
楚成王十七年
弦子恃齐而不事楚。楚令尹子文率师灭弦。弦子奔黄。
前654年
楚成王十八年
周惠王怨齐,授意郑国附楚联晋以抗齐,郑因此拒不参加“首止之盟”。齐以诸侯伐郑。围新密。秋,楚成王围许以救郑。齐桓公率诸侯之师转而效许。郑围解,楚师还。冬,蔡穆侯带领许僖公至武城见楚成王。僖公面缚、衔璧,大夫身穿丧服,士人以车拉着棺木,向楚请罪。成王依伯之说,按周武王克殷、释微子启的前例,亲释其缚,使复其所。
前649年
楚成王二十三年
黄睦于齐,不归楚贡。冬,楚伐黄。
前648年
楚成王二十四年
夏,楚灭黄。
前646年
楚成王二十六年
楚灭英。
前645年
楚成王二十七年
春,楚师伐徐。秋,齐曹伐厉以救徐。冬,楚败徐于娄林。
前644年
楚成王二十八年
楚复伐徐。齐再伐厉,不克,救徐而还。
前642年
楚成王三十年
楚人着力经营铜矿的开采与铜器的冶铸,已能大量制作青铜礼器、兵器、乐器及生活用具,铜制生产工具也日见增多。郑伯始朝于楚。楚成王赐以金(铜),既而后悔,与之盟:“无以铸兵!”郑伯遵约,返郑后铸为三钟。
前641年
楚成王三十一年
冬,齐、鲁、陈、蔡、楚、郑盟于齐。时中原霸主齐桓公已逝世,是为楚国首次正式参加中原诸侯盟会。
前640年
楚成王三十二年
随国以汉东诸侯叛楚。冬,楚令尹子文率师伐随,取成而还。随国从此服属于楚。
前639年
楚成王三十三年
宋襄公欲继齐桓霸业,求诸侯于楚。春,宋、齐、楚盟于鹿上。秋,宋襄公、楚成王及陈、蔡、郑、许、曹君会于孟。楚执宋襄公以伐宋。冬,楚使斗宜申献宋捷于鲁。十二月,楚成王与鲁僖公及陈、蔡等诸侯盟于薄,释宋襄公。
前638年
楚成王三十四年
三月,郑文公如楚。夏,宋襄公作郑。秋,楚师伐宋以救郑。冬十一月朔,楚、宋战于泓。宋师大败,襄公伤股,门官亦尽为楚歼。十一月初八日,楚师还,过郑,郑文夫人芈氏、姜氏劳成王于柯泽,次日,成王入飨于郑。郑文公于庭院中陈列礼品百种,外加笾豆盛食6件,用最高礼议为成王敬酒9次。成王夜出城,文芈送于军。成王取郑二姬以归,郑叔詹认为楚子失礼,必不能称霸,亦将不得善终。
前637年
楚成王三十五年
秋,楚成得臣(子玉)率师伐陈,取焦、夷,城顿而还。令尹子文遂推荐子玉继任令尹。冬,晋公子重耳一行由郑至楚,成王以上公之礼享之。令尹子玉请杀重耳,成王不许。适逢秦召重耳,成王乃厚币礼送于秦。楚有长松、豫樟、[木便]、楠,为鲁、宋所艳羡;杞、梓等材,常输出中原;羽、毛、齿、革,波乃于晋;重耳亦赞誉楚国玉、帛之盛美。
前636年
楚成王三十六年
宋及楚,宋成公如楚。
前635年
楚成王三十七年
秦、晋伐鄀,俘获以申、息之师戍守商密的楚申公斗克、息公屈御寇。令尹子玉追秦师,不及,转兵围陈,纳顿子于顿。
前634年
楚成王三十八年
楚以祝融、鬻熊为其先祖。熊挚后裔夔子不祀祝融与鬻熊,楚人予谴责。夔子不服。秋,楚令尹子玉、司马子西率师灭夔,俘夔子归。宋背楚北晋。冬,子玉、子西伐宋,围缗。齐伐鲁。鲁公子遂及臧文仲至楚国乞师。楚出兵。鲁僖公遂以楚师伐齐,取穀邑。楚申公叔侯助鲁戍穀。齐桓公之子7人奔楚,楚尽以为大夫。
前633年
楚成王三十九年
成王将伐宋,使子文治兵于睽,军纪颇宽纵;又使子玉复治兵于蒍,要求极严格。是为楚之战前练兵讲武。冬,楚成王及陈侯、蔡侯、郑伯、许男围宋。宋公孙因向晋国告急。晋文公扩充军队,始组建三军,拟出兵救宋,欲以此行取盛定霸。楚成王、鲁僖公、陈侯、蔡侯、郑伯、许男盟于宋。
前632年
楚成王四十年
春,晋文公侵曹、伐卫以救宋。楚师救卫,不克。成王退居于申,使戍守穀邑之申公叔侯回师,使子玉撤除守围,不与晋师交锋。子玉却使斗椒来请战并请求增援。成王怒其不遵令,仅与之西广、东宫及若敖六卒。晋文公依照过去对楚成王之诺言退军三舍,以避楚师。四月,晋、齐、宋、秦之师与楚、陈、蔡之师战于城濮。楚师大败。子玉自杀于连穀。蒍吕臣继为令尹。五月,晋文公与鲁、齐、宋、蔡、郑、卫、莒、陈诸国君及周襄王会于践土,继齐桓称霸。楚失诸侯。
前629年
楚成王四十三年
郑文公厌恶公子瑕,公子瑕奔楚。
前628年
楚成王四十四年
春,楚斗章请平于晋。晋阳处父至楚回聘。晋、楚始通使。
前627年
楚成王四十五年
夏,晋师败秦师于郩。秦为与楚结好以抗晋,释放楚申公子仪(斗克)、息公子边(屈御寇)归楚求成。秦穆公会楚成王,双方约定互通婚姻,缔盟结好,子孙后世,互不损害对方利益。冬,晋、陈、郑以许国贰于楚,伐许。楚令尹子上(斗勃)侵陈、蔡。陈、蔡与楚媾和。子上转而伐郑,拟送公子瑕返郑。楚师攻郑桔[木失]之门,公子瑕车覆于池水中淹毙。晋阳处父侵蔡。子上移师往救,与晋师夹[氵氐]水而军。晋师退,楚师亦归。成王太子商臣因谮子上受晋赂,不点而避敌。成王杀子上。
前626年
楚成王四十六年
成王欲立王子职而黜太子商臣。冬十月,商臣以宫甲围成王。逼成王自缢死。商臣继位。以其傅潘崇为太师,且掌环列之尹,之警卫宫廷。
前624年
楚穆王二年
秋,楚师围江,晋先仆伐楚以救江。冬,在周襄王支持下,晋增派阳处父代楚,门于方城,遇息公子朱所率楚师,遂撤还。
前623年
楚穆王三年
楚灭江
前622年
楚穆王四年
鄀贰于楚。夏,秦师入鄀。六叛楚,投附东夷。秋,楚成大心、仲归(子家)率师灭六。冬,楚公子燮灭姬姓蓼国。
前618年
楚穆王八年
楚人以“晋君少,不在诸侯”,认为“北方可图”。穆王伐郑师于狼渊,囚郑公子坚、公子尨、乐耳。郑与楚和。晋、宋、卫、许救郑,不及。陈服于晋。夏,楚侵陈,克壶丘。秋,楚公子朱自东夷伐陈。陈人击败楚师,获公子[艹/伐]。陈惧楚报复,与楚言和。冬,楚斗椒聘于鲁,执币傲慢。鲁人预感其“必灭若敖氏之宗”。
前617年
楚穆王九年
楚工尹子西与子家(仲归)谋,欲杀穆王。五月,穆王杀子西、子家。陈侯、郑伯会楚穆王于息。冬,穆王与蔡侯、陈侯、郑伯、麇子等驻于厥貉,将以伐宋。麇子逃归。宋人闻楚将来伐,华御事主动迎接、慰劳穆王。宋昭公陪伴穆王与郑伯与孟诸泽田猎。昭公未带取火工具,楚左司马申舟以昭公违命,笞击其仆以示众。
前616年
楚穆王十年
春,穆王伐麇,以追究其上一年之逃会先归。令尹成大心败麇师于防渚。太师潘崇复伐麇,至于锡穴。六月,郑太子夷、公子归生至楚,谋求楚王允许陈共公朝晋。
前615年
楚穆王十一年
令尹成大心卒。公子燮求为令尹而不得。成嘉受任为令尹。群舒叛楚。夏,成嘉进军群舒,执舒子平及宗子,遂围巢。
前614年
楚穆王十二年
穆王卒。子旅立,是庄王。以子仪(斗克)为师、公子燮为傅。
前613年
楚庄王元年
成嘉、潘崇东袭群舒,伐舒蓼。公子燮及子仪作乱,城郢。使人杀成嘉,不克而还。八月,二人挟持庄王离郢,将往商密。庐戢梨及叔麇诱杀二子。庄王复位。楚人或谓析公臣知二子之谋,析公臣惧而奔晋。
前611年
楚庄王三年
楚大饥。戎伐楚,至于阜山、阳丘;庸人率群蛮叛楚;麇人率百濮聚于选,亦将伐楚。楚关闭申、息北门,谋徙于阪高。庄王接纳蒍贾建议,决定出师伐庸。庐戢梨侵庸,及庸方城。庄王乘馹,会师于临品。子越(斗椒)、子贝分途直人庸境。秦人、巴人从楚师。百濮散走,群蛮从庄王盟,遂灭庸。
约前610~605年
楚庄王四至九年)
孙叔敖(蒍敖)兴水利,“决期思之水,而灌雩娄之野”。
前608年
楚庄王六年
陈、宋服于晋。秋,楚、郑侵陈;又侵宋,获战车500乘。晋赵盾救陈、宋,合宋、陈、卫、曹之师伐郑。楚蒍贾救郑,与晋师战于北林,囚晋解扬。晋师还。
前607年
楚庄王七年
春,郑奉楚命伐宋,战于大棘,宋师大败。夏,晋、卫、陈伐郑,以报大棘之役。楚令尹斗椒救郑。晋师退,不竞于楚。
前606年
楚庄王八年
庄王作陆浑之戎,至于雒水,观兵于周疆。周定王使王孙满犒劳庄王。庄王问周鼎之大小、轻重。颇有迁周鼎于楚以取代周室之意。王孙满答以“在德,不在鼎”,德不足以服天下,虽迁鼎亦无助益。郑与晋平。夏,楚侵郑。
前605年
楚庄王九年
楚国江、汉间源泊纵横,成产鱼、虾、龟、鳖、莲、芰。是年春,楚献鼋于新即位的郑灵公,以示通好。令尹斗椒以若敖氏之族杀司马蒍贾,遂居烝野,将攻庄王。秋七月,庄王与若敖氏战于皋浒,杀斗椒,灭若敖氏。斗椒子贲皇奔晋,晋人与之苗邑。子文之孙箴尹斗克黄使齐归。自拘于司败。庄王念及令尹子文之功,使复其所,改名曰“生”。郑人仍未服楚。冬,庄王伐郑
前604年
楚庄王十年
郑襄公初立,附晋而弃楚。冬,庄王伐郑。陈与楚平。晋荀林父救郑。伐陈。
约前604~601年
楚庄王十至十三年
楚郢人口众多,“一毂击,民肩摩,市路相排突,号为朝衣鲜而暮衣弊”。郢中有蒲胥等市,商贾云集,贸易繁盛。庄王以为币轻,更以小为大。百姓不便。市令反映:“市乱,民莫安其处,次行不定。”令尹孙叔敖请复其旧,庄王许之,下令三日,而市复如故。楚民俗好庳车。庄王以庳车不便马,俗下令使高之。孙叔敖教闾里高其门槛。半年后,民悉自高其车。孙叔敖整理楚国令典。军行,右军随主将车辕进退,左军追蓐,前哨以旌旗开路,中军制谋,后卫以精兵为殿。百官像物而动,军政不戒而备。
前601年
楚庄王十三年
群舒叛。楚伐舒蓼,灭之。庄王正其疆界,及滑汭,始与吴、越盟。陈与晋平。冬,楚师伐陈,迫使陈人屈服后,还师。
前600年
楚庄王十四年
庄王伐郑。晋卻缺救郑,郑伯败楚师于柳棼。
前599年
楚庄王十五年
夏,郑及楚平。晋、宋、卫、曹伐郑,取成而还。冬,庄王伐郑。晋士会率师救郑,逐楚师于颖北。诸侯之师戍郑。
前598年
楚庄王十六年
春,庄王伐郑,及栎。郑被迫从楚。夏,陈、郑与楚盟于辰陵。郑又请求附晋。楚左尹子重侵宋。庄王待于郔以作声援。令尹孙叔敖城沂,使封人虑事,以授司徒,三旬而成。陈有夏征舒弑君之乱。冬,庄王以讨乱为名,率诸侯人陈,杀夏征舒,灭陈为县。以征舒母夏姬赐予连尹襄老。申叔时使齐归,为灭陈事劝谏庄王。庄王复封陈,每乡取一人归楚,谓之“夏州”。
前597年
楚庄王十七年
庄王围郑3月余,城破,郑襄公肉袒牵羊以迎楚王,表示臣服。庄王退兵30里,与郑平。郑公子去疾为质于楚。夏六月,晋卿荀林父率三军救郑。楚师次于郔,将饮马于河而归。闻晋师渡河,伍参力主迎战晋师。庄王乃使孙叔敖必乘辕而北,次于管以待晋师。晋赵旃至楚宫挑战。庄王乘左广逐赵旃。孙叔敖驱动楚师跟进。楚、晋战于[必阝]。晋师大败,溃兵夜渡黄河北归,自相争逐、终夜有声。楚人欲依惯例以战场上之晋军尸体筑为“京观”,庄王拒绝,不欲以此耀武。祀于河,作先君宫,告成事而还。郑伯、许男朝楚。冬,庄王伐萧,宋华椒以蔡人救萧。萧人俘杀楚熊相宜僚及公子丙。庄王怒、围萧。萧溃。
前596年
楚庄王十八年
以上年宋救萧故,庄王伐宋。
前595年
楚庄王十九年
夏,晋侯伐郑,郑人惧,使公孙申代公子去疾质于楚。郑伯如楚,谋御晋。庄王使申舟(无畏)聘齐,而令其“无假道于宁”。另使公子冯聘晋,亦不假道于郑。申舟过宋,宋人怒其不假道,以为“鄙我”,止而杀之。庄王闻讯,投袂而起,不及穿屦佩剑,直趋宫外,经蒲胥之市,立即出征。秋九月,庄王以楚师围宋。
前594年
楚庄王二十年
鲁宣公欲亲楚。春,使公孙归父会庄王于宋。宋都久被楚围。晋不出兵,仅遣解扬如宋,使无降楚。夏五月,庄王按申叔时建议,筑室,反耕。宋人因粮尽柴绝,见楚师意欲久围不撤,惧,请楚师退30里而与楚平。宋华元为质于楚。楚师还,右尹子重(公子婴齐)请取申、吕以为赏田。申公巫臣认为无申、吕为邑,无以为军赋,必将削弱北部边防,晋、郑必至于汉,劝止王勿许。子重因此而怨恨巫臣。
约前594~591年
楚庄王二十至二十三年
庄王使士亹傅太子审。土亹就教学事问于申叔时。申叔时列举《春秋》、《世》、《诗》、《礼》、《乐》、《令》、《语》、《故志》、《训典》9门课程,并提出相应的教学要求。庄王为匏居之台,高不过望国氛,大不过容宴豆,木不防守备,用不烦官府。庄王筑层台,延石千重,延壤百里,士有反三月之粮者。因谏者众而停工。
前591年
楚庄王二十三年
夏,鲁使如楚乞师,欲以伐齐。秋,楚庄王卒。楚师未出。庄王子审继位。时年10岁,是为共王。
前590年
楚共王元年
齐、楚结好,齐欲与楚师联合伐鲁。
前589年
楚共王二元
楚申公巫臣聘于齐。巫臣尽室以行,携夏姬奔晋。晋人以之为邢大夫。司马子反(公子侧)请以重币赂晋,使晋人不用巫臣。共王不从。子重、子反等随后合谋杀巫臣之族子阎、子荡及清尹弗忌,又杀曾与夏姬私通的襄老之子黑要,尽分诸人家产。巫臣自晋传语子重、子反:“必使尔疲于奔命以死。”此后在巫臣建议下,晋景公遣巫臣去吴,与吴通好,教吴以先进军制与战术,并使其子狐庸为吴行人,以联络诸国,吴子寿梦始强大。令尹子重据庄王“惠恤其民”的遣嘱,清理户籍,免除欠债,施舍鳏夫,救济困乏,宽赦罪人。鲁、卫皆盟于晋,从晋伐齐。子重尽起楚师以救齐,并强使未及成年的蔡景公、许灵公随从出征。冬,楚师侵卫,又侵鲁,至阳桥。鲁仲孙蔑赂楚以木工、缝工、织工各百人,公衡为质,以请盟,十二月,子重与鲁、蔡、许、秦、宋、陈、卫、郑、齐、鲁、邾、薛、[曾阝]盟于蜀。子重由宋还师。晋畏楚师之众,避楚。
前588年
楚共王三年
晋、鲁、宋、卫、曹伐郑,报邲之役,郑败诸侯之师于丘舆。旋使皇戌如楚献捷。晋、楚议定交换邲之役中的战俘。夏,晋归还公子穀臣及连尹襄老之尸,楚亦释晋知罃归晋。
前587年
楚共王四年
冬十一月,郑伐许。晋救许伐郑。楚司马子反救郑,郑伯与许男争讼于子反,子反不能决。
前586年
楚共王五年
许灵公如楚控告郑伯。六月,郑悼公亦如楚争讼,不胜。楚执郑皇戌及子国。郑伯归,使公子偃请成于晋。秋八月,郑、晋同盟于垂棘。
前585年
楚共王六年
楚为郑从晋故,秋,令尹子重伐郑。冬,晋栾书救郑,与楚师遇于绕角。栾书欲退兵,由楚出逃的析公臣建议:“楚师轻窕,易震荡也。若多鼓均声,以夜军之,楚师必遁。”晋师乃夜袭楚师,楚师宵溃。栾书移师侵沈,获沈子揖初。又侵蔡。楚公子申、公子成以申、息之师救蔡,御诸桑隧。晋师退还。
前584年
楚共王七年
巫臣为晋通好于吴,教吴叛楚。吴始伐楚,伐巢,伐徐。楚令尹子重奔命。秋,楚子重伐郑,师于汜。晋以诸侯之师救郑,郑共仲、侯羽围楚师,囚楚郧公钟仪,献诸晋。八月,晋景公会诸侯,同盟于马陵。诸侯不敢再南面事楚。吴入州来。子重自郑东御吴。子重、子反于是乎一岁七奔命。蛮夷属于楚者,尽为吴人占取。
前583年
楚共王八年
春,晋栾书侵蔡。又侵楚,获申骊。秋,晋使巫臣假道于莒,复使于吴。
前582年
楚共王九年
楚因北境、东境两面受敌,遂以重赂求成于郑。楚公子成会郑伯于邓。秋,郑伯如晋,晋人讨其贰于楚,执诸铜[革是]。栾书伐郑。楚子重侵陈以救郑。楚郧公钟仪被囚于晋二年余,仍戴南冠(楚冠),使之鼓琴,仍操南(楚)音,赞楚君。晋景公观于军府,见钟仪。晋范文子谓钟仪不背本,不忘旧,无私,尊君。景公重为之礼,使归求成。冬十一月,楚令尹子重自陈伐莒,莒无备,楚师连克渠丘、莒、郓三城。十二月,共王使太宰子商如晋,报钟仪之使,请修好,结成。
前581年
楚共王十年
春,晋侯使籴罃如楚,报子商之使
前580年
楚共王十一年
宋华元善于楚令尹子重,又善于晋卿栾书,欲谋晋、楚媾和。冬,华元如楚。华元以绕梁之琴献共王。琴师鼓之,其声嫋嫋,绕于梁间,循环不已。共王乐,七日不听朝。
前579年
楚共王十二年
宋华元促成晋、楚和议。夏五月,晋士燮会楚公子罢、许偃,盟于宋西门之外。约定:“凡晋、楚,无相加戎,好晋同之,同恤灾危,备救风患,若有害楚,则晋伐之;在晋,楚亦如之。交贽往来,道路无壅,谋其不协,而讨不庭。有渝此盟。明神殛之,俾坠其师,无克胙国。”秋,晋卻至如楚聘,且莅明。共王设享礼招待,司马子反相礼。地室悬挂钟鼓,待鎛至登堂,钟鎛鼓声齐奏于下。卻至惊而走出,认为以大礼重乐施于下臣,违礼。由是晋人预料楚必食言。冬,楚公子罢如晋聘。十二月,晋厉公及楚公子罢盟于赤棘。
前576年
楚共王十五年
楚有致仕最老之制。申叔时老,退居于申,得知子反拟违弃晋、楚弭兵之盟,认为子反失信背礼,必不免于祸。夏,共王侵郑,及暴隧。遂侵卫,及首止。郑子罕侵楚,取新石。宋内讧。八月,左师鱼石、大司冠向为人、少司寇鳞朱、太宰向带、少宰鱼府出奔楚。晋三卻谮杀伯守。伯宗子伯州梨奔楚。楚以州梨为太宰。许灵公畏逼于郑,请迁于楚。十一月,楚公子申迁许于叶。旧许之地遂为郑有。
前575年
楚共王十六年
春,共王以汝阴之田求成于郑。郑叛晋,郑子驷从共王盟于武城。晋厉公从栾书议,出动三军,将伐郑。六月,共王率楚三军、蛮军及郑、陈之师迎战晋师于鄢陵。晋中军佐范文子等不欲战,苗贲皇言于厉公:分兵击楚之左、右二军,再以三军集中攻击楚之中军王族。及战,晋吕[金奇]射中共王目,随即被楚将养由基射死。搏战直至黄昏。共王夜召中军主帅子反议事,子反醉,不能见。于是共王率师夜遁。楚师还,及瑕,子反引咎自杀。
前574年
楚共王十七年
春,郑侵晋虚、滑。卫救晋,侵郑。夏五月,郑太子髡顽、大夫侯[犭需]质于楚。楚公子成、公子寅戍郑。夏,晋、鲁、齐、宋、卫、曹、伐郑。楚令尹子重救郑,师于首止。诸侯畏楚之强,还师。冬十月,诸侯伐郑。楚公子申救郑,师于汝上。十一月,诸侯还。舒庸以楚师败于鄢陵,导吴人围巢,伐驾,围厘、虺。楚公子橐师灭舒庸。
前573年
楚共王十八年
郑伯侵宋,会楚共王伐宋,取朝郏。楚子辛(公子壬夫)、郑皇辰侵城郜,取幽丘,同伐彭城,纳奔楚之宋鱼石、向为人、鳞朱、向带、鱼府,以300乘戍之而还。七月,宋老佐、华喜围彭城。冬十一月,楚子重救彭城,伐宋,晋师救宋,与楚师遇于靡角之谷。楚师宵溃。后彭城终降于晋。
前572年
楚共王十九年
夏五月,晋韩厥、荀偃伐郑,败郑徒兵于洧上。复以诸侯三师侵楚焦、夷及陈。秋,楚石尹子辛救郑,侵宋之吕、留。郑子然取犬丘。
前571年
楚共王二十年
春,楚令郑侵宋。冬,晋人城虎牢以逼郑。郑与晋成。楚右司马公子申多受小国之赂,并以权势逼子重、子辛。终被杀。
前570年
楚共王二十一年
子重组建精锐之师伐吴。克鸠兹,至于衡山。使邓廖率300“组甲”、3000“披练”侵吴。吴人拦腰截击,获邓廖。仅剩组甲80、披练300幸免。子重归,庆祝凯旋、慰劳从征者仅三天,吴又伐楚,取驾。楚人以是咎子重,以为此役不得偿失,子重遇心疾而卒。子辛为令尹。六月,晋悼公与诸侯盟于鸡泽。陈人怨恨楚令尹子辛侵欲于小国,陈成公遣使如会求成。冬,楚司马公子何忌侵陈。许灵公不赴鸡泽之会,晋师伐许。
前569年
楚共王二十二年
楚将伐陈。三月,陈成公卒,楚闻丧乃止。陈人仍不听命。夏,楚彭名侵陈。冬,顿奉楚命乘隙攻陈。陈师围顿。
前568年
楚共王二十三年
秋,楚质问陈何以叛楚,陈人答以实因令尹之贪。共王遂杀子辛,以子襄(公子贞)为令尹。冬,晋以诸侯之师戍陈。楚子囊伐陈。晋悼公会诸侯救陈。
前566年
楚共王二十五年
冬,楚令尹子囊围陈。十二月,晋、鲁、宋、陈、卫、郑、曹、莒、邾会于[为阝],谋救陈。陈执政庆虎、庆寅与楚串通,执陈侯弟公子黄。陈侯惧,由[为阝]逃归。
前565年
楚共王二十六年
夏四月,郑侵蔡。冬,楚子囊伐郑,讨其侵蔡。郑与楚平。
前564年
楚共王二十七年
秦景公遣使乞师于楚,将以伐晋。秋,楚共王师于武城,以为秦授。冬十月,晋悼公以诸侯之师伐郑。郑人恐,求和,与诸侯同盟于戏。但仍坚持“唯强是从”。楚共王伐郑。郑子驷以“晋不我救,则楚强矣”为由,与楚平。适逢共王母庄夫人卒,共王为治母丧,未能定郑而还。
前563年
楚共王二十八年
六月,楚子囊、郑子耳伐宋,师于訾毋;围宋,门于桐门。卫侯救宋。郑奉楚令,侵卫。七月,子囊、子耳侵鲁西鄙。还,围宋之萧,八月克之。九月,子耳侵宋北鄙。晋、鲁、宋齐等12国伐郑。冬,诸侯之师城虎牢而戍之。郑及晋平。楚子囊救郑。十一月,诸侯之师环郑而南,至于阳陵。楚师不退。晋与楚夹颖水而军。郑子[虫乔]宵涉颖水,与楚人盟。诸侯之师侵郑北鄙而归。楚师亦还。
前562年
楚共王二十九年
夏,郑侵宋。晋、宋、齐等12国伐郑。郑人惧,向诸侯求和。楚子囊乞师于秦。秦右大夫詹率师从共王,将以伐郑。郑伯迎接共王。伐宋。九月,诸侯悉师复伐郑。郑良宵、石[召/比/大]如楚,告将服于晋,被楚人囚楚。冬十月,郑子展出盟晋侯。郑遂从晋。
前561年
楚共王三十年
冬,楚令尹子囊、秦庶长无地伐宋,师于杨梁,以报晋之取郑。楚共王夫人秦嬴(秦景公妹)返秦省亲后归楚。司马子庚(公子午)聘于秦,通报夫人平安。
前560年
楚共王三十一年
共王疾,不忘鄢陵之败,遗言:“从先君于祢庙者,请为‘灵’若‘厉’。”秋,共王卒。及葬,子囊谋谥曰:“赫赫楚国,而君临之,抚有蛮夷,奄征南海,以属诸夏,而知其过,可不谓‘共(恭)’乎?请谥之‘共’。”大夫从之。楚共王嫡配无子。有宠子5人,难于决定继嗣。曾与巴姬密埋璧于大室之庭,使5人斋戎,按长幼次序入拜。庶长子昭两脚跨璧,王子围肘加于璧,子士、子晰距璧皆远,弃疾再拜皆压璧纽。共王长子昭立,是为康王。吴师乘丧伐楚。养由基奔命,子庚以师继后。楚师设三伏以待,战于庸浦,大败吴师,获吴公子党。楚释郑良宵、石[召/比/大]归郑。共王之时,楚工匠在铸铜工艺中已采用分范合铸和分铸法,并率先使用蜡模,用以铸制纹样繁复的铜器。共王晚年所铸楚王熊审盘,捉手、耳、足镂空,形制复杂,全用失蜡法铸成。
前559年
楚康王元年
为报庸浦之役,秋,楚令尹子囊伐吴,师于棠。吴人不出。楚师还,子囊殿,以吴为不能而不加警戒。吴人自皋舟之隘腰击之,楚人不能彼此救应。吴人俘获楚公子宜谷。冬,子囊还自伐吴,卒。将死,遗言“必城郢”。
前558年
楚康王二年
楚公子午(子庚)为令尹,公子罢戎为右尹,蒍子冯为大司马,公子橐师为右司马,公子成为左司马,屈到为莫敖,公子追舒(子南)为箴尹,屈荡为养由基为宫厩尹,以靖国人。君子谓“楚于是乎能官人”。楚军制尚左,楚官副职则以右为上,故右司马列于左司马之前。楚国马政建设更趋完备,管理车马的机构有大厩、中厩、宫厩,并设有监马尹主掌全楚马政。
前577年
楚康王三年
许灵公欲离楚,请迁于晋,晋人同意,许大夫反对迁徙。夏六月,晋、郑、卫、宋伐许。晋又移师伐楚。楚公子格与晋师战于湛阪,败。晋师遂侵方城之外,复伐许而还。
前555年
楚康王五年
郑执政子孔欲以楚师除去诸大夫,将叛晋。冬,使告楚令尹子庚。时诸侯方睦于晋,子庚弗许。康王以继位以来5年未尝统师自出,意欲北伐,子庚遂先行出师,治兵于汾。郑子展、子西知子孔之谋,完守人保,子孔不敢会楚师。楚师伐郑。天寒地冻,楚役徒几尽。
前554年
楚康王六年
郑子展、子西杀子孔,分其室。子革(然丹)、子良出奔楚。楚以子革为右尹。
前553年
楚康王七年
楚对蔡役使征发无常。蔡司马公子燮欲以蔡晋,蔡人杀公子燮,其弟公子履出奔楚。陈之二卿庆虎、庆寅畏公子黄之逼,诉于楚,谓“公子黄与蔡司马同谋”。楚人讨伐。公子黄奔楚。
前552年
楚康王八年
夏,楚令尹子庚卒。康王欲使蒍子冯为令尹。子冯访于申叔豫。申叔豫以为“国多宠而王弱,国不可为”。子冯遂以疾辞。子南(公子追舒)为令尹。秋,晋正卿范宣子逐下卿栾盈,栾盈奔楚。后至齐。
前551年
楚康王九年
庶人观起有宠于令尹子南,未益禄而有马数十乘。康王杀子南于朝,车裂观起,徇于四境。子南之子弃疾三日后收葬父尸,自缢而死。康王使蒍子冯为令尹,公子[齿奇]为司马,屈建(子木)继其父屈到之职为莫敖。蒍子冯听从申叔豫忠告,辞退无禄多马有宠者8人,康王才感到安心。楚《祭典》曰:“国君有牛享,大夫有着馈,士有豚犬之奠,庶人有鱼炙之荐,笾豆、脯醢则上下共之。”同于周制。屈建之父屈到生前嗜芰,曾遗言于宗老:“祭我必以芰。”及祭,宗老将荐芰。屈建不愿以其父之私欲而犯国典,命去芰。
前550年
楚康王十年
陈侯如楚。公子黄向楚王控告庆虎、庆寅。楚召二庆往,二庆使庆乐至楚,楚人杀庆乐。庆氏以陈叛。夏,屈建从陈侯围陈。庆氏筑城以拒。役人相约,各杀其长,遂杀二庆。楚送公子黄返陈。
前549年
楚康王十一年
夏,康王组建舟师伐吴,不为军政,无功而返。齐庄公既伐晋而惧,将欲见楚康王。康王使薳启强如齐聘,且请会期。秋,齐庄公闻将有晋师,使陈无宇从薳启强如楚乞师。晋会诸侯于夷仪,将以伐齐。冬,楚康王、蔡侯、陈侯、许男伐郑以救齐。诸侯还救郑。康王自棘泽还,使薳启强率师送陈无宇归齐。吴人召舒鸠人,舒鸠叛楚。楚康王师于荒浦,使沈尹寿与师祁梨责问舒鸠。舒鸠人申言未叛,且请受盟,楚师乃还。陈人复讨庆氏之党,鍼宜咎出奔楚。后为楚箴尹。
前548年
楚康王十二年
蒍子冯卒,秋,屈建(子木)为令尹,屈荡为莫敖。舒鸠人终叛楚。令尹子木伐舒鸠,及舒鸠之离城。吴师来救。子木遽以右师先,子强、息桓、子捷、子骈、子孟率左师以退。吴人居楚右、左师之间7日。子强等以私卒先击吴师,继以精兵会攻,大败吴师。遂围舒鸠,舒鸠溃。八月,灭舒鸠。蒍子冯子蒍掩为司马,子木使其军赋,检点甲兵。蒍掩“书土田,度山林,鸠薮泽,辨京陵,表淳卤,数强潦,规堰潴,町原防,牧隰皋,井衍沃,量入修赋,赋车籍马,赋车兵,徒兵、甲[木盾]之数。”对楚国的国土状况作了一次调查分析,依各地生产力之高下,分别类型与档次,较公平地征收以至减免军赋,在此基础上,以军赋收入制办甲[木盾],以装备车兵(甲士)与步卒(徒兵)。最后汇总向令尹子木汇报。十二月,为报舟师之役,吴子诸樊伐楚,门于巢,牛臣宋巢,射元诸樊。康王以灭舒鸠赏子木。子木以功在蒍子冯而辞赏,康王遂赏赐蒍掩。蒍子冯(一说为令尹子庚)等人葬于丹水之滨。其主墓南北两旁多有陪葬墓,有的还有殉葬墓、车马坑,随葬青铜礼器、乐器、车马器、兵器及装饰品多达数千件,其中有玉茎铁匕首。
前547年
楚康王十三年
楚及秦师侵吴,及雩娄,闻吴有备而还。遂侵郑。五月,至于城麇。郑印堇父、皇颉战败被俘。穿封戌囚皇颉,王子围与之争功。穿封戌怒,抽戈逐王子围。楚囚皇颉归,以印堇父献于秦。秋,楚使宗宋,聘于晋。楚伍举避祸于郑,将奔晋,与蔡声子遇于郑郊,表示愿“归骨于楚”。声子至楚见令尹子木,谓“虽楚有材,晋实用之”。子木言诸王。康王益伍举禄爵而复之。许灵公如楚,请伐郑。八月,卒于楚。冬十月,康王伐郑。十二月,康王率楚师入南里,堕其城,涉于乐氏,门于师之梁,涉汜归楚。而后葬许灵公。
前546年
楚康王十四年
宋向戌弭诸侯之兵。秋七月,晋赵文子(武)、楚子木及各国大夫聚会于宋,以藩为军。晋、楚各处其偏,子木衷甲,晋、楚争先歃,赵武让步,乃先由楚人歃血。宋公及诸侯大夫盟于蒙门之外。约定除、秦外,晋、楚双方的属国都要朝见对方。晋、楚平分霸权。晋荀盈如楚莅盟。楚蒍罢发晋莅盟。晋平公享之。将出,赋《诗·既醉》:“既醉以酒,既饱以德,君子万年,介尔景福。”谢享礼,颂景公。晋人称他“敏以事君,必能养民”。齐崔氏之乱,申叔虞出奔。冬,楚人召楚,任为右尹。
前545年
楚康王十五年
夏,郑伯使游吉如楚。及汉,楚人怪罪郑伯未亲自朝楚,令游吉归。九月,子产相郑伯朝楚。为宋之盟故,鲁襄公及宋公、陈侯、许男如楚。及汉,楚康王卒。宋公遂反。令尹子木卒,晋赵文子吊丧如同盟。
前544年
楚郏敖元年
康王子熊麇即位,康王弟王子围为令尹。楚人欲以臣吊君丧之礼,使鲁襄公为康王尸体穿衣。襄公按君临臣丧礼,先使巫以桃棒、笤帚祓殡。楚人弗禁,既而深为后悔。夏四月,葬楚康王。鲁侯、陈侯、郑伯、许男送葬,至于西门之外,诸侯之大夫皆至于墓。
前543年
楚郏敖二年
正月,为立新君通告于诸侯,楚蒍罢聘于鲁。鲁穆叔询问王子围之为政,蒍罢不告。秋,王子围杀大司马蒍掩而取其室。
前542的
楚郏敖三年
冬,郑使印段如楚。十二月,文子相卫襄公如楚。文子见令尹围之威仪,言于襄公:“令尹似君矣,将有他志。虽获其志,不能终也。”王子围将娶于郑公孙段氏,行前,陈列几、筵,祭告庄、共之庙。
前541年
楚郏敖四年
正月,王子围聘于郑,伍举为副。郑人不让王子围住于城内客馆,使馆于城外。既聘,将以兵众迎亲。郑人婉言拒绝。王子围等遂倒转弓袋而入。迎亲而出。三月,晋、楚、齐、鲁、宋、卫、陈、蔡、郑、许、曹人会于虢,重温宋之盟,楚令尹王子围僭用国君之服饰仪仗入会,诸侯大夫皆讥其非礼。虢之会期间,鲁师伐莒。时鲁之叔孙豹在会,楚告于晋:“请戮其使。”晋为叔孙豹说情,固请于楚,楚乃赦免叔孙。楚令尹围享晋赵孟,赋《诗·大明》之首章,赵孟赋《小宛》之二章以答。秋,王子围使宫厩尹子晰、太宰伯州梨城栎、郏。秋,王子围曾以龟贞卜,命龟之辞曰:“余尚得天下。”不吉。围投龟于地,诟天而呼:“余必自取之!”冬,五子围将聘于郑,未出境,闻王有疾而还,杀楚王麇及其二子,又杀伯州犁。王子围弟右尹子于奔晋、宫厩尹子晰奔郑。葬熊麇于郏,谓之“郏敖”。王子围即位,蒍罢(子荡)为令尹,蒍启强为太宰。
前540年
楚灵王元年
灵王夺蒍居田。后又夺斗韦龟中犫,并夺蔓成然邑,使为郊尹。
前539年
楚灵王二年
十月,郑伯如楚,子产相。录王宴请郑伯,赋《吉日》。宴毕,王与郑伯猎于江南之梦。
前538年
楚灵王三年
正月,许男如楚,灵王留住许男,并留下郑伯,与郑伯、许男复猎于江南。灵王使伍举如晋,求诸侯;并为灵王求婚于晋。夏六月,诸侯如楚,灵王与蔡、陈郑、许、徐、滕、顿、胡、沈、小邾国君及宋太子佐、淮夷会于申。宋太子佐后至,灵王猎于武城,久而弗见。徐子为吴女所出,灵王执之于申。灵王对待诸侯极为傲慢。伍举谏,王弗听。秋七月,灵王以诸侯伐吴,围朱方。八月,攻克朱方,杀齐国出亡命大夫庆封,灭其族。又以诸侯之师攻克赖都,迁赖国于鄢。灵王欲迁许于赖,使斗韦龟、公子弃疾城赖。因“东国”水灾,罢城赖之师。为报朱方之役,冬,吴伐楚,入棘、栎、麻。楚沈尹射奔命于夏汭,箴尹宜咎城钟离,蒍启强城巢,然丹城州来。
前537年
楚灵王四年
灵王以屈申贰于吴,杀屈申,以屈生为莫敖。令尹子荡及屈生为灵王如晋逆女。晋侯送女至邢丘。晋上卿韩宣子如楚送子,上大夫叔向为介。灵王不郊迎,并欲刖韩宣子使为阍、加宫刑于叔向为司宫以辱晋。蒍启强谏,灵王乃以礼相待。冬十月,为报棘、栎、麻之役,灵王以诸侯及东夷伐吴。薳射率繁扬之师会于夏汭。越大夫常寿过会灵王于琐。闻吴师出,薳启强率师从之,遽不设备,吴人败诸鹊岸。灵王以[马日]至于罗汭。吴子使其弟蹶由犒劳楚师,楚知吴有备,无功而还,拘押蹶由以归。灵王使沈尹射待命于巢,薳启强待命于雩娄。楚大军退走。
前536年
楚灵王五年
为报答韩宣子至女于楚,夏,灵王弟公子弃疾如晋。过郑,郑三卿罕虎、公孙侨、游吉从郑伯以劳诸[木且]。弃疾辞。郑伯固请。弃疾见郑伯如见楚王,以其乘马8匹作为私人进见的礼物。见郑三卿亦皆赠以马。又严禁从者入田、砍树、采果、拆房及强行讨取。郑人预测其将为楚王。弃疾至晋,晋侯郊迎。秋,徐太子仪楚聘于楚,被楚人逮捕,寻机逃归。灵王使薳泄伐徐。吴救徐。令尹子荡率师伐吴,师于豫章,次于乾谿。吴人败其师于房钟,俘获宫厩尹弃疾。子荡归罪于薳泄,杀薳泄。冬,鲁叔弓如楚聘问,且吊楚师之败。
前535年
楚灵王六年
灵王即位后即大兴土木,为章华之宫,并接纳逃亡之人。芋尹申无宇因其阍亡人入章华,入宫追捕,有司执之,见灵王。无宇申诉说:人有10等。王、公、大夫、士、皂、舆、隶、僚、仆、台,层层相属,依吾先君文王所定“仆区之法”,自己所捕,是属下之逃亡者。而宫中有司禁阻此事,必将引起奴仆之大量逃亡,造成社会紊乱。楚灵王终于准许申无宇执归其阍。春,章华之台完工。台高10丈,基广15丈。灵王欲于落成时,邀诸侯到场祝贺。薳启强自请往鲁国,以“蜀之役”相要胁,固请鲁昭公来楚。三月,鲁昭公如楚。夏,灵王享之于新台。灵王赠昭公以大屈之弓,好而后悔。薳启强见昭公,曰:“齐与晋、琥都久欲此弓,鲁国有此,可能招祸。”昭公惧,乃将大屈归还楚王。灵王与伍举升章华之台,赞台之美,伍举提出:“臣闻国君报宠以为美,安民以为乐,听德以为聪,致远以为明,不闻其以土木之崇高、彤镂为美,而以金石匏竹之昌大,器庶为乐;不闻其以观大,视侈,淫色,以为明,而以察清浊为聪。”又谏其失曰:“今君为此台也,国民罢焉,财用尽焉,年欲败焉,百官烦焉,举国留之,数年乃成。愿得诸侯与始升焉,诸侯皆拒,无有至得。……臣不知其美也。”
前534年
楚灵王七年
陈哀公之弟,公子招、公子过杀太子偃师而立公子留。四月,陈哀公自缢死。公子招遣行人干征师讣于楚,且告:已立君。公子胜诉之于楚。楚人杀干征师。公子留惧而奔郑。公子招归罪 于公子过而杀过。九月楚灵王遣公子弃疾奉偃师之子吴以围陈,十一月,灭陈,执公子招,放之于越。灵王灭陈为县,使穿封戌为陈公。
前533年
楚灵王八年
鲁叔弓、宋华亥、郑游吉、卫赵[厌/黑]会楚灵王于陈。二月,公子弃疾迁许于夷(城父),取州来淮北之田以益之。伍举授许男田。然丹迁城父人于陈,以夷濮西田益之。迁方城外人于许(叶)。夏四月,陈县发生火灾。
前531年
楚灵王十年
楚灵王召蔡灵侯至申。三月,灵王伏甲而飨蔡侯,醉而执之。夏四月,杀蔡侯,刑其士70人。公子弃疾率师围蔡。秋,晋、齐、鲁、宋、卫、郑、曹、杞人会于厥[来犬/心],共谋救蔡。晋狐父请楚释蔡,楚弗许。冬十一月,灵王灭蔡,执太子有归楚,作为人牲,杀之以祭祀冈山。遂以蔡为县,使弃疾为蔡公。后又使其兼尹陈县。十二月,灵王大城陈、蔡、不羹,赋皆千乘。灵王迁许、胡、沈、道、房、申于荆。
前530年
楚灵王十一年
夏,灵王杀成熊,谓其为若敖氏之余。冬灵王狩于州来,次于颍尾。使荡侯、潘子、司马督、器尹午、陵尹喜率师围徐以惧吴。灵王次于乾溪,以为之授。灵王尝作乾溪之台,立百仞之高,欲登浮云,窥天文,左史倚相能读古籍《三坟》、《五典》、《八索》、《九丘》,又能上下悦于鬼神,顺道其欲恶。灵王赞赏倚相,誉为“良史”。右尹然丹借机委婉进言,引《诗》为说,期待灵王能存民之力,而无纵欲之心。灵王听罢,揖而入,数日不食不寐。
前529年
楚灵王十二年
蔡旧臣朝吴欲复国,观起为其设谋,以蔡公弃疾之命召灵王弟子干、子晰,与弃疾盟。夏四月,子干、子晰、弃疾、蔓成然,朝吴率陈、蔡、不羹、许、叶之师。因四族之徒,以入郢,弃疾使人杀太子禄及公子罢敌。子干为王,子晰为令尹,弃疾为司马。灵王还自訾梁,师溃。沿夏,将欲入鄢。五月,自缢于芋尹申亥之家。申亥以其二女殉葬。弃疾使人扬言灵王归郢,国人大惊,了干、子晰惧而自杀。弃疾即位,是为平王,名曰熊居。以斗成然(子旗)为令尹。楚围徐之师撤出途中,被吴师败于豫,荡侯、潘子、司马督、器尹午、陵尹喜被俘。平王复陈、蔡之国,复灵王所迁人使归故地。对内致群赂,施舍、宽民、宥罪、举职。任观从为卜尹。又使枝如子躬聘于郑,且拟致犫、栎之田轻赂郑。枝如子躬未将二邑之田交还郑人。冬十月,吴伐楚,人州来。令尹子旗请伐吴。平王谓“吾未抚民人,未事鬼神,未修守备,未定国家”。弗许。灵王好细腰,故灵王之臣皆以一饭为节,女子更以小腰秀颈为美。
前528年
楚平王元年
平王以其子建为太子。使伍奢任太子之师,费无极为少师。夏,平王使然丹简上国之兵于宗丘,且抚其民。分贫、振穷;长孤幼,养老疾;收介特,救灾患;宥孤寡,赫罪戾;诘奸慝,举淹滞;礼新,叙旧;禄勋,合亲;任良,物官,使屈罢简东国之兵于召陵,亦如之。好于边境,申言息民五年,而后用师。楚令尹子旗(斗成然)与养氏结党,贪求无厌,九月,平王杀子旗,灭养氏之族,使子旗之子斗辛居郧,以无忘子文旧勋。
前527年
楚平王二年
楚少师费无极嫉妒蔡大夫朝吴有功于平王,在蔡人中挑逗是非。夏,区域人逐朝吴,朝吴奔郑。
前526年
楚平王三年
平王闻蛮氏乱,使然丹诱杀戎蛮子嘉,取蛮氏。既而复立其子。
前525年
楚平王四年
陆浑之戎睦于楚。九月,晋灭陆浑。陆浑子奔楚。冬,吴伐楚。楚令尹阳勾(子暇)卜战,不吉。司马子鱼以“司马龟”为由,请改卜。吉。子鱼以其私卒与吴师战于长岸。子鱼死,楚师继之,大败吴师,获其乘舟余皇。吴公子光夜袭楚师,夺回余皇。楚师乱,大败。
前524年
楚平王五年
晋、郑方睦,楚恐晋助郑伐许,冬,左尹王子胜迁许于析。费无极聘于秦,为太子建迎娶秦女。
前523年
楚平王六年
正月,嬴女至郢,平王自纳为夫人。楚工尹赤迁阴于下阴。令尹子瑕城郏。夏,平王为舟师以伐濮。从费夫极之谋,置太子建于城父。子瑕聘于秦,答谢秦女嫁楚。秋,楚人城州来,沈尹戌认为:今宫室无量,民人日骇,劳罢死转,忘寝与食,城州来以挑吴,楚必败。楚释吴使蹶由归吴。
前522年
楚平王七年
费无极谮太子建将与伍奢以方城之外叛王。平王执伍奢,使城父司马奋扬杀太子。奋扬阴使人告之建。三月,太子建奔宋(后又由宋奔郑)。平王杀伍奢及其长子伍尚。奢次子伍员(子胥)奔吴。
前521年
楚平王八年
费无极索贿于蔡公子东国,扬言蔡侯朱“不用命于楚,君王将立东国”。冬,蔡人出朱而立东国。蔡侯朱出奔楚,诉于平王,无极谓蔡侯朱有二心,平王遂不讨蔡。
前520年
楚平王九年
宋有华氏之乱。楚司马薳越使告于宋,欲接纳华氏。二月,宋华亥、向宁、华定、华[豹区-勺]、华登、皇奄伤、省臧、士平出奔楚。
前519年
楚平王十年
六月,蔡侯东国卒于楚。七月,吴伐州来。楚薳越率七国之师奔命救州来。令尹子瑕卒,帅贱,政令不一,七国同役不同心,士气低落。吴王僚率军迎战于鸡父,先犯胡、沈、陈师,俘获胡、沈之君及陈大夫。吴师鼓噪以进,许、蔡、顿师逃窜,楚师溃败。楚太子建之母在郹。冬十月,吴公子光应召入郹,取楚太子建母与其宝器以归。司马薳越追吴师,不及,引咎自缢于薳澨。囊瓦(子常)为令尹。城郢
前518年
楚平王十一年
冬,平王为舟师以略吴疆。越大夫胥[犭干]劳于豫章之汭,越公子仓率师从平王,赠王乘舟,平王及圉阳而后还师。吴人踵楚,趁楚边人不备,人巢及钟离而还。
前517年
楚平王十二年
平王使薳射城州屈,使茄人复居于此;城丘皇,迁訾人于此地;使熊相[礻某]及委然修筑巢、卷二邑之城郭;以致引起民心不字。
前516年
楚平王十三年
九月,楚平王卒。令尹子常欲立平王庶长史子西(公子申),子西怒斥子常败亲、速雌、乱嗣,坚持反对立庶废嫡。子常惧,乃立秦女所生太子壬,是为昭王。周王室乱。十一月,王子朝及召氏之族奉周之典籍奔楚。
前515年
楚昭王元年
春,吴因楚丧而围潜。楚莠尹然、王尹麇率师救潜,左司马沈戌率都君子与王马之属以济师,与吴师遇于穷。令尹子常以舟师及沙汭而还。左尹卻宛、工尹寿率师至于潜。吴公子掩余、公子烛庸所率吴师前后受阻,不能进退。四月,吴公子光乘隙杀吴王僚,掩余奔徐,烛庸奔钟吾。楚师闻吴乱而还。费无极谮卻宛取吴赂而还师。令尹子常贪财信谗,令左领鄢将师攻卻氏,尽灭卻薳氏之族党,杀中厩尹阳令终与其弟完、佗、又杀晋陈及其子弟。伯州犁之孙伯嚭奔吴。国人怨谤令尹。九月,子常杀费无极与鄢将师,尽灭其族,以取悦于国人。
前512年
楚昭王四年
吴公子掩余、烛庸奔楚。平王封之养,将以害吴,吴王阖庐怒,十二月,执钟吾子,继而灭徐。徐子章羽奔楚。楚沈尹戌救徐不及,遂城夷,以安置徐子章羽。
前511年
楚昭王五年
吴始用伍员之谋,以三师轮番袭楚,楚出则归,楚归则出,多方以误楚。秋,吴师伐夷,侵潜、六。楚沈尹戌率师救潜。吴师还。楚人迁潜于同冈而还师。吴师复出,围弦。沈尹戌与右司马稽救弦,及豫章。吴师还。楚师疲于奔命。
前509年
楚昭王七年
蔡昭侯为两佩、两裘以如楚,献一佩一裘于楚昭王。令尹子常亦欲得佩、裘,蔡侯弗与,子常遂滞留蔡侯,不使归。唐成公如楚,有两肃爽马。子常欲得马,成公弗与,子常亦阻止成公归唐。
前508年
楚昭王八年
桐叛楚。吴王阖庐使舒鸠氏诱楚人。秋,楚令尹子常伐吴,师于豫章。吴师伪装为楚伐桐,现舟于豫章,而潜师于巢。冬十月,伍员率师击败楚师于豫章,遂围巢,克之,获楚公子繁。
前507年
楚昭王九年
冬,唐人窃唐成公之面献于子常,子常归成公。蔡人闻讯,亦献佩于子常,子常归蔡昭侯。昭侯及汉,执玉而沉之,发誓不再朝楚。旋至晋,以子为质,请晋伐楚。斗且往见令尹子常。子常问及蓄华聚马,如饿豺狼。时楚之四境盈垒,盗贼司目,民无所放。斗且归,与其弟语:“积货滋多,蓄怨滋厚,不亡何待!”
前506年
楚昭王十年
春三月,应蔡昭侯之请,晋合诸侯于召陵,谋伐楚。晋荀寅求货于蔡,弗得,乃辞蔡昭侯,退兵。沈君不会于召陵,晋使蔡伐之,夏,蔡灭沈。六月,楚迁许于容城。秋,楚为沈故,围蔡。伍员为吴行人以谋楚。蔡昭侯以其子公子乾为质于吴。吴、蔡、唐结盟。冬,吴王、蔡侯、唐侯伐楚。舍舟于淮汭,自豫章与楚夹汉。楚令尹子常欲争功,抢先济汉而陈,结果三战皆败。十二月,二师陈于柏举,楚师大败,子常奔郑,吴师再败楚师于清发、雍澨。五战,及郢。楚昭王弃郢,涉雎,济汉,入于云中,遭“盗”攻。旋至郧,由郧奔随,吴人至随,索昭王。随人婉辞,吴人未得逞。昭王遂与随侯盟。楚公子申(子西)于吴师入郢后,招集散亡,因不知昭王所在,遂立行都,于脾洩。后闻昭王在随,遂来从王。楚大夫申包胥如秦乞师,秦出兵援楚。胡人趁吴师入楚,尽取楚地之近胡者。
前505年
楚昭王十一年
夏,越以吴师在楚,入吴。申包胥以秦师至,大败吴夫概于沂。秋七月,楚子期(公子结)、秦将子蒲联兵灭唐。呈师接连败于麇与公[土胥]之溪,阖庐又闻夫概返吴自立,乃引兵撤归。昭王返郢,遍赏群臣。独申包胥逃赏。吴夫概王被阖庐击败,奔楚,受楚封于棠,为棠溪氏。
前504年
楚昭王十二年
四月,吴太子终累败楚舟师,获潘子臣、小惟子及大夫7人。楚国大惕,惧亡。司马子期又以陆师败于繁扬。于是在令尹子西主持下,楚迁郢于鄀,而改纪其政,以定楚国。
约前503~497年
楚昭王十三至十九年
范蠡荐引楚射士陈音于越王勾践,楚弩由是传越,越军士皆能用弓弩之巧。弩由木臂、弩机组成,弩机的牙和悬刀构成廷时装置,望山用作瞄准。强弩力达12石,射逾600步,所射无脱,随的,楚人又发明了双孔连发弩,一闪可射出两支箭,杀伤威力更为增大。司马子期欲以妾为妻,访之左史。左史认为:“进退周旋,唯道是从。”子期乃止。昭王以《周书》所谓颛顼命重、黎,使天地不通之故史,问于观射父。射父就远古“民神不杂”、“民神杂糅”、“绝地天通”的传闻,为之追叙了原始守教形成、发展的往事。楚王孙圉聘于晋。晋定公享之,赵简子鸣玉以相,问及楚之宝器白珩。王孙圉答:楚国有六种宝。“明王、圣人能制义百物,以辅相国家,则宝之;玉足以庇荫嘉谷,使无水旱之灾,则宝之;龟足以宪藏否,则宝之;珠足以御火灾,则宝之;金足以御兵乱,则宝之;山林薮泽以备财用,则宝之。若夫[言华]嚣之美,楚虽蛮夷,不能宝也。”
前496年
楚昭王二十年
顿子牂欲事晋,背楚而绝陈好。一月,楚发兵灭顿。
前495年
楚昭王二十一年
胡子豹仍不事楚。二月,楚师灭胡,俘胡子豹归。
前494年
楚昭王二十二年
为报柏举之役,楚昭王及陈侯、随侯、许男围蔡。士卒设版筑堡垒。9昼夜而成。蔡人男女出降。昭王使疆于江、汝之间而还。蔡于是请迁于吴以避楚。次年迁于州来。
前491年
楚昭王二十五年
夏,楚人既克夷虎,乃谋北方。左司马[目反],申公寿余、叶公诸梁集合蔡人于负函。集合方城外人于缯关,为一昔之期,袭梁及霍。单浮余围蛮氏,蛮氏溃。蛮子赤奔晋阴地。楚师临上雒,晋人执蛮子赤及其五大夫。以畀楚师三户,楚以致邑立宗诱其遗民,尽俘以归。
前490年
楚昭王二十六年
昭王有疾,卜曰:“河为祟。”王弗祭。大夫请祭诸郊。昭王以为:“三代命祀,祭不越望。江、汉、雎、漳,楚之望也。祸福之至,不是过也。不穀虽不德,河非所获罪也。”遂弗祭。
前489年
楚昭王二十七年
鲁孔丘由陈至楚,遇老莱子。老莱子云:“与其誉尧而非桀,不如两忘而闭其誉。”孔丘揖而退,又至故蔡,叶公诸梁问政。孔丘答道:“政在来远附迩。”昭王未用孔丘,丘乃自楚返卫。吴伐陈。楚昭王救陈,师于城父。秋七月,卜战,不吉;卜退,不吉。昭王预期将死。而宁愿战死于仇敌,遂命子西继为王,子西不可;继命子期,亦不受命;乃命子闾(公子启),五辞而后许。昭王病,仍带病攻大冥,卒于城父。子闾与子西、子期谋,潜师闭途,迎昭王之子章立为楚王,而后还师。昭王好剑,曾令楚铸师风胡子请吴之干将、越之欧冶子铸作名剑龙渊、秦阿、工布。楚工匠为克服生铁性脆易断裂的弱点,采用铸铁柔化技术,使生铁铸件变成韧性铸铁,以之铸制铁剑及其他兵器。秦人称赞“楚之铁剑利”。楚国铁制农具锄、锸、镰刀等在江、汉一带相继使用。促进了楚境农业生产的发展。
约前488~486年
楚惠王元年至三年
惠王以子穀为太师。楚任不齐、公孙龙先后至鲁,从学于孔丘,儒家逐渐影响于楚。稍后,楚[马干]臂子弓成为孔子弟子卜商的门人。子弓又从孔子弟子商瞿学《易》。《易》学因子弓而得以传于后世。
前486年
楚惠王三年
陈闵公朝吴,夏,楚师伐陈。
前485年
楚惠王四年
楚司马子期、左史老伐陈。吴延州来季子(季札)救陈。季子与子期约,吴先退兵以求“务德安民”。楚师亦还。
约前484~483年
楚惠王五至六年
楚太子建之子胜在吴,令尹子西不听叶公子高(沈诸梁)的劝阻,召公孙胜返楚,使为白县县公。为报郑人杀其父之仇,白公胜屡请子西伐郑。
前482年
楚惠王七年
令尹子西率师伐陈。
前481年
楚惠王八年
五月,陈在夫宗竖出奔楚。冬,宗竖自楚入陈,陈人杀宗竖。陈大夫辕买遂奔楚。
前480年
楚惠王九年
夏,楚子西、子期伐吴,及桐汭。秋,齐国陈[王雚]如楚。冬,晋师伐郑,郑告急于楚。楚师救郑,与郑盟。白公胜因令尹子西救郑且与郑订盟,由是以令尹子西为仇敌。
前479年
楚惠王十年
吴人伐慎,白公胜击败吴师,请以战备献,遂入郢。秋七月,白公胜杀子西、子期于朝,劫惠王,又杀子闾与管修,自立为王。叶公诸梁率方城外之师入郢,与国人合攻白公胜。胜奔山而自缢死。叶公诸梁兼令尹、司马。陈乘楚乱,恃其聚而侵楚。老莱子为避战乱,南适蒙山,著《老莱子》15篇,言道家之用。后隐于江南。
前478年
楚惠王十一年
夏,楚拟掠取陈麦。惠子问帅于太师子谷与叶公诸梁。子谷荐右领差车、左史老,诸梁以为帅贱,惧不用命。惠王卜以决疑,武城尹公孙朝吉,遂使为帅。公孙朝率楚师掠取陈麦。陈人抵御,败。七月,公孙朝灭陈(后又封陈)。惠王与叶公枚卜惠王弟子良以为令尹,吉。沈尹朱以为超过其所希望;叶公以为不妥。他日,改卜子西之子公孙宁(子国)为令尹。并以子期子公孙宽(文子)为司马。
前477年
楚惠王十二年
巴人伐楚,围鄾。三月,令尹子国、寝尹吴由于、工尹薳败巴师于鄾。惠王以战功封子国于析,为封君,此后楚之封君渐多。
前476年
楚惠王十三年
越人侵楚以误吴,夏,楚公子庆、公孙宽追越师,至冥,不及,乃还。秋,叶公诸梁伐东夷。三夷男女及楚师盟于敖。
约前475~473年
楚惠王十四至十六年
惠王以梁地封公孙宽,宽以梁险而在北部边境,惧子孙据以叛楚,请求易地。惠王乃改封之于鲁阳,号“鲁阳文君”。叶公诸梁老于叶。
前473年
楚惠王十六年
越王勾践灭吴,楚、越始接界。
前472年
楚惠王十七年
楚遣使聘秦。
前470年
楚惠王十九年
楚王子英奔秦
前463年
楚惠王二十六年
楚使赂于秦。
约前451~449年
楚惠王三十八至四十年
越灭吴后不能正江淮北,楚乘势东侵,广地至泗上,楚境直抵鲁南、宋东。
前477年
楚惠王四十二年
楚师进军州来,灭蔡(后又复蔡)。
前445年
楚惠王四十四年
楚灭杞。楚与秦平。
约前444~439年
楚惠王四十五至五十年
鲁公输般至楚,为楚舟师制作水战器械,楚与越战,因而常处优势。公输般又制云梯以备楚师攻宋。宋墨翟闻讯,日夜兼程至郢,献书于惠王,巧服公输般,劝说惠王终于放弃攻宋计划。墨翟荐其弟子耕柱子留仕于楚。昭、惠之时,楚笙冠中国。墨翟好俭非乐,见惠王却锦衣吹笙,从惠王这所俗,时楚国乐器不仅有笙,还有钟、鎛、磬、鼓、琴、瑟、竽、箫、篪等,可谓八音俱全。楚人所奏之曲,则以《霹雳引》、《驾辩》、《劳商》、《穷劫之曲》、《涉江》、《采菱》、《扬荷》、《激楚》等著称于世。
前433年
楚惠王五十六年
楚惠王为曾侯乙作钟、鎛、铸铭曰:“唯王五十又六祀,返自西阳,楚王熊章作曾侯乙宗彝,奠之于西阳,其永持用享。”
约前433~400年
楚惠王五十六年至楚悼王二年
曾侯乙下葬。楚王及太子、令尹、鲁阳君、阳城君、坪夜君、[羕阝]君、[集阝]君等[贝冒]赠以车、马等物。
前432年
楚惠王五十七年
楚惠王卒。子中立,是为简王。
前431年
楚简王元年
楚简王北伐,灭莒。
前413年
楚简王十九年
楚师伐魏南鄙,至上洛。
约前412~409年
楚简王二十至二十三年
楚屈将闻墨家非议斗士之勇,乃危冠带剑往见墨子弟子胡非子。经辩论,终为胡非子“五勇”之说所折服,遂释危冠,解长剑,请为弟子。昭、惠以来,楚贵族佩剑成风,死后亦以青铜剑或钢剑、铁剑随葬,少者1件,多者高达30余件。
前408年
楚简王二十四年
楚简王卒。子熊当立。
约前405~404年
楚声王三至四年
楚声王围宋十月,不克而还
前402年
楚声王六年
“盗”杀声王。其子熊疑嗣位为王。
前400年
楚悼王二年
三晋(韩、魏、赵)伐楚,至乘丘而还
前399年
楚悼王三年
楚将榆关归还于郑。
有398年
楚悼王四年
楚伐郑,败郑师,遂围郑。郑[纟需]公杀其相子阳。
前393年
楚悼王九年
楚师伐韩,取负黍。
前391年
楚悼王十一年
韩、魏、赵伐楚,败楚师于大梁、榆关。楚厚赂秦,与之平
约前389年
楚悼王十三年
楚在县一级政权上置郡,以郡守为一郡之长。吴起由魏至楚,任宛守,为楚北境军政首脑。
约前388~382年
楚悼王十四至二十年
悼王以吴起为令尹,实行变法。吴起塞私门之请,壹楚国之俗,使封君三世而收爵禄,贵人往实广虚之地。裁汰不急之官,禁游客之民,养选练之士,要在强兵。于是南平百越,扩境苍梧,北并陈、蔡之地,迁陈、蔡于楚之西境。诸侯畏楚之强。楚贵族屈宜臼等强烈反对变法,斥责吴起为“阴谋逆德,好有凶器”这人,认为变法“是变其故而其常”,并谓悼王支持变法是“逆天道”。
前381年
楚悼王二十一年
魏、卫攻赵,赵求救于楚。楚师攻魏以救赵,战于州西,出于梁门,军舍林中,饮马于大河。楚悼王卒。反对变法的诸贵族攻吴起,射吴起并中王尸。太子臧继立,是为楚肃王。按楚律,“丽兵于王尸者,尽加重罪,逮三族”,使熊臧尽诛射吴起而伤王尸的贵族,坐射起而夷宗者70余家。
前380年
楚肃王元年
阳城君因参与悼王丧之兵争而畏罪出逃,肃王收其封邑,撤其封爵。为阳城君护守封邑的墨者巨子孟胜死难,其弟子从死者183人。
前377年
楚肃王四年
蜀伐楚,取兹方。楚国扞关以加强防御。
前375年
楚肃王六年
韩、魏南侵。韩灭郑。魏伐楚,与楚师战于榆关。
约前374~372年
楚肃王七至九年
魏伐楚,取旧许与鄢陵。楚灭许。
前371年
楚肃王十年
魏师伐楚,攻占鲁阳。
前370年
楚肃王十一年
楚肃王卒。肃王无子,弟良夫立,是为宣王。
前364年
楚宣王六年
夏,楚天文学家甘德观测天象,发现岁星(木星)旁有橙黄色小星(木卫三),当即作了记录:“单阏之岁,摄提格在卯,岁星在子,与媭女、虚、危晨出夕人,其状甚大,有光,旁有小赤星附于其侧。”
约前363~359年
楚宣王七至十一年
肃、宣以来,楚西侵,自汉中南有巴、黔中。王孙袖被任为楚君临,受命监管楚所占巴国东南部地区。州侯为令尹,贵而主断。
前358年
楚宣王十二年
楚师伐魏,决河水以攻长垣。
前357年
楚宣王十三年
楚右尹黑迎女于秦。
约前356~354年
楚宣王十四至十六年
秦遣公鞅(卫鞅)聘于楚,见宣王于栽郢。肃、宣以来,楚人尝以大事纪年。公孙鞅如楚事,楚人以之作为“秦客公孙闻(问)王于栽郢之岁”。
前353年
楚宣王十七年
魏师围赵都邯郸。楚令尹昭奚恤欲使魏、赵相斗,不拟救赵;大司马景舍(子发)力主少出兵以为赵援,使之“两弊”。宣王因使景舍起兵入魏。魏拔邯郸,楚取魏睢、[氵岁]间地。
前352年
楚宣王十八年
魏以韩师败齐、宋、卫之师于襄陵,齐威王请楚景舍出面调停,代齐向魏求成。江乙为魏使于楚,欲恶楚令尹昭奚恤于宣王。
约前350年
楚宣王二十年
魏将孙何侵楚,入三户郛。
约前346年
楚宣王二十四年
魏章率魏、韩之师伐楚,取上蔡。
前344年
楚宣王二十六年
宣王祖母声王夫人作曾姬无[血阝]壶。魏侯称王,会宋、卫、鲁、邹、秦等12国诸侯、大夫于逢泽。陈侯、蔡侯背楚,北上朝见魏惠王,参与逢泽之会。
前343年
楚宣王二十七年
蔡恃魏而不设备。楚宣王使景舍(子发)西伐蔡。楚师厄以淮水,填以巫山,克高蔡,俘蔡圣侯。正月庚子之朝,子发系圣侯告捷于宣王。楚灭蔡。
前341年
楚宣王二十九年
齐将田忌奔楚。宣王郊迎,封之于江南。
前340年
楚宣王三十年
秦孝公封卫鞅于商,南侵楚。楚宣王卒。子商立,是为威王。
前337年
楚威王三年
秦惠文王初立,楚、韩、赵、蜀遣使朝贺。
约前336~334年
楚威王四至六年
鉴于威王不能尽观《春秋》,太傅铎椒写成史记40章,名《铎氏微》,供威王阅读。
前333年
楚威王七年
越王无强按齐使之谋,释齐而代楚。楚威王兴兵反击,大破越,杀无强,尽取故吴地。威王以齐相田婴欺楚,兴师伐齐,败齐将申缚于徐州。威王令齐必逐田婴。魏惠王令惠施之楚,威王郊迎。此时楚地西有黔中、巫郡,东有夏州、海阳,南有洞庭、苍梧,北有汾陉之塞、[旬阝]阳,时人誉为“地方五千里,带甲百万,车千乘,骑万匹,栗支十年”。荆地多产黄金。楚以黄金铸行金币,铸有“郢称”、“陈称”、“[鬲阝]称”等印记,作为流通货币通行于全楚以至境外。为便于计量换算,以天平、砝码进行秤量。日常市场小量交易,则以铜币、布币为主。三钱之府为楚国贮存财富的中心府库,兼掌货币的铸造。楚在长沙铜官渚等处设有铸钱作坊多处。
约前333~331年
楚威王七至九年
齐客张果问楚王于栽郢,楚贵族悼固卒,葬于纪南城西北望山,随葬有越王勾践剑等物600余件。
前330年
楚威王十年
楚伐魏。魏将犀首迎击楚师。
前329年
楚威王十一年
楚威王卒。子槐立,是为怀王。魏犀首乘楚丧伐楚,秦以卒万人、车百乘助魏。秦魏败楚师,攻占陉山。
前328年
楚怀王元年
齐攻宋,宋使臧子求救于楚。楚允诺救宋,刘拔宋五城而楚师未出。楚人大量育蚕治茧,丝绸生产后来居上。威、怀之时,楚丝织品已有绢、绨、纱、罗、绮、绵、涤、组、缂等多种。其色彩鲜艳,工艺繁复,已使用提花织机织锦。官府织造机构有织室、中织、东国织室等。
前326年
楚怀王三年
赵肃侯卒,楚、秦、燕、齐、魏各以锐师万人参与葬仪。
前323年
楚怀王六年
游说之士或主合纵,或倡连横。秦以张仪为相,使与楚令尹子士、齐执政田婴会于啮桑,欲使楚、齐事秦攻魏。楚欲送魏公子高返魏,使司马昭阳将兵攻魏。昭阳破魏师于襄陵,得八邑。楚人以此作为纪岁之事,称作“大司马昭阳败晋师于襄陵之岁”。昭阳乘胜移兵攻齐。齐威王患之。陈轸以画蛇添足为喻劝说昭阳,昭阳引兵退。怀王居栽郢之游宫,命工尹为鄂君启之府铸制水、陆经商通行金节。舟节、车节分别记载水、陆行经路线、地名,以及免税、纳税的有关规定。令尹子士命高间等地贷越异之金以备籴种。
前322年
楚怀王七年
张仪相魏,排斥力主合魏于齐、楚的惠施,欲以魏合于秦、韩而攻齐、楚。惠施至楚。时怀王亲张仪,乃奉惠施而纳之于宋。
约前321~319年
楚怀王八至十年
齐客陈豫来贺楚王。鲁阳公以楚师后城郑。楚农家许行言神农之教,以楚国难于实现其“贤者与民并耕而食”的理想,率徒众数十人离楚去滕。楚儒者陈良弟子陈相、陈辛,亦背儒从学于许行。
前319年
楚怀王十年
楚东有越累,城广陵。
前318年
楚怀王十一年
宋客盛公公边聘于楚。楚昭阳请以数倍之地是田婴易薛,田婴不从。楚师攻薛。齐宣王遣兵救薛。怀王令左徒屈原制订宪令。魏相公孙衍(犀首)约纵魏、韩、赵、燕、楚五国,楚怀王为纵长,攻秦至函谷关。秦出兵,各国兵皆引而归。宋君偃自立为王,西攻魏,东攻齐,南攻楚,取楚淮北地300里。
前317年
楚怀王十二年
东周之客许[糹呈]胙于楚。秦,韩战于修鱼,韩欲与秦和。楚警四境之内,命战车满道路,场言兴师救韩。韩宣惠王大悦,遂与秦绝。秦益师伐韩,大败韩师。楚师未出楚境。
前316年
楚怀王十三年
大司马卓滑救[甫阝]。六月,楚左尹邵[力它]卒。以一椁四棺葬于纪南城北包山。随葬有礼器、乐器、兵器、车马器及生活用具1935件,另有文书、卜筮祭祷记录,遣策三类竹简278枚。
前314年
楚怀王十五年
齐乘燕乱北伐,诸侯多谋救燕。楚使淖滑之赵,又许魏六城,请伐齐而存燕,秦遣张仪游说于魏王,伐齐之事遂败。秦伐魏、韩。魏、韩相继屈服于秦。楚是和以抗秦。
前313年
楚怀王十六年
齐助楚攻秦,取曲沃。秦遣张仪使于楚。伪言以商於之地600里归还楚国,请与齐绝。怀王大悦,授张仪以相玺,北绝齐交。齐折符而合于秦。楚使至春受地,张仪初称病不见,后见而称只允与楚6里,怀王怒,不听陈轸等人劝阻,发兵攻秦。秦出师迎击。
前312年
楚怀王十七年
春,楚与秦战于丹阳。秦庶长章大败楚师,斩甲士8万,虏大将军屈[勹亡]、裨将军逢侯丑等70余人,取楚汉中郡。怀王起全楚之兵复攻秦。秦惠文王作《诅楚文》,悉兴其众迎战楚师于蓝田。韩、魏闻楚师尽出,遂出师南袭楚,至于邓。楚师惧而退还。怀王怨韩助秦,使景翠率师伐韩,围雍氏。秦出兵救韩,周人以食米供应秦、韩之师。景翠还师。
前311年
楚怀王十八年
屈原奉命使齐。秦使者宣称,愿分汉中之半以与楚和。怀王不愿得地,愿得张仪。张仪自请复至楚。怀王囚张仪,旋听信宠姬郑袖之言,出张仪归帮。屈原使齐归,请杀张仪。怀王使人追仪。弗及。秦师伐楚。取召陵。
约前310年
楚怀王十九年
周人城浑游楚,建议怀王以新城为郡。王从其议。置新城郡。
前309年
楚怀王二十年
怀王欲与秦和。齐宣王致怀王书,约共抗秦。怀王从昭雎之说,和齐而善韩。
前308年
楚怀王二十一年
秦甘茂伐韩,围宜阳。楚景翠率师救韩。秦使冯章伪称割地于楚。景翠之师遂停军不进。甘茂张望拔宜阳。韩服于秦。
前307年
楚怀王二十二年
楚围韩雍氏5个月,韩使再三求救于秦,秦师出殽、函以救韩。楚师还。楚芈戎流落东周,其姊秦宣太后(芈八子)召其至秦。
约前306年
楚怀王二十三年
楚乘越乱,攻越。以所占越地设江东郡。
前305年
楚怀王二十四年
秦向寿至楚。楚人厚礼相待。秦昭王初立,厚赂于楚。楚背齐而合秦。秦昭王遣使至楚迎妇。楚助秦伐魏,围皮氏。魏将翟章救皮氏。秦与魏媾和,秦、楚罢兵。
约前305~304年
楚怀王二十四至二十五年
屈原仰观先王庙及公卿祠堂所画山川神灵、古贤圣怪物行事,常感天地之大有非恒情所可测者,因设难以问,作《天问》。楚壁画琦玮谲诡,楚帛画线条流畅。楚画工绘制的导引、招魂仪具——人物龙凤帛画与人物御龙帛画,着意于塑造人物的形态、仪表与气质。左尹邵[力它]使用的漆奁盖上的漆画人物车马出行图,则开情节性绘画之先河,将楚国丹青艺术推进到一个新的境界。
前304年
楚怀王二十五年
楚怀王与秦昭王盟于黄棘。秦与楚上庸。楚吾得率师代韩。秦助楚,围纶氏。
前303年
楚怀王二十六年
齐、韩、魏伐楚。怀王以太子横为质于秦,秦遂发兵救楚。三国引兵去
前302年
楚怀王二十七年
春大夫私与太子横斗,太子横杀秦大夫而亡归。
前301年
楚怀王二十八年
齐匡章、魏公孙喜、韩暴鸢攻楚方城。唐昧率楚师与三国兵夹[氵比]而军,相持半年。匡章以练卒夜袭楚师,杀唐昧,取宛、叶以北地以强韩、魏。秦庶长奂亦率攻楚,攻新城。
前300年
楚怀王二十九年
秦师拔新城,楚士卒死者2万。怀王恐,使景翠以六城赂齐,并使太子横为质于齐以求平。韩太子婴死,韩公子几瑟变人楚。楚欲立几瑟为韩太子,因派郑强至韩游说。随又发兵入韩,围雍氏。韩一面求救于秦,一面与楚言和。楚师遂撤雍氏之围。
前299年
楚怀王三十年
秦华阳君芈戎攻楚,取新市等八城。秦昭王约楚怀王会武关。怀王不听昭雎、屈原劝阻,而从子兰之言,西入秦。秦要挟怀王割巫与黔中二郡,怀王弗许,秦因扣留怀王,不让怀王返楚。太子横由齐归郢,立为王。以其弟子兰为令尹。
前298年
楚顷襄王元年
秦发兵出武关,大败楚师,斩首5万,取析邑等16城而去。
约前298~297年
楚顷襄王元至二年
屈原心系怀王,疾王听之不聪,谗陷之蔽明,邪曲之害公,方正之不容,忧愁幽思,完成抒情性长诗《离骚》。
前296年
楚顷襄王三年
楚怀王卒于秦。秦归其丧于楚。楚人哀怜怀王,如悲亲戚。楚绝秦。国人皆怨子兰,子兰短屈原于顷襄王,王怒而迁原。
约前295~293年
楚顷襄王四至六年
南郢之邑,沅、湘之间,民欲信鬼而好祠,祠必歌乐鼓舞,以娱诸神。出原放逐,愁思沸郁,屡见祭祀之礼,歌舞之乐。因作《九歌》。楚人信奉之鬼神多而杂,既有太一、东君、云中君、湘君、湘夫人,也有风伯、雨师、司命、司祸、地主,还有高辛、轩辕以至伏羲、女娲。楚贵族常求巫、问卜,死后下葬必置镇墓兽等仪具,意在驱鬼辟邪。
前292年
楚顷襄王七年
秦昭王致楚王书:“楚倍秦,秦且率诸侯伐楚,争一日之命。愿王之饰士卒,得一乐战。”秦穰侯魏冉东向攻楚,楚失南阳盆地。顷襄王被迫复与秦平。秦遂又得东攻韩魏。楚迎妇于秦。
约前291~288年
楚顷襄王八至十一年
客歌于郢中,始歌《下里巴人》,属而和者数千人;既歌《阳阿薤露》,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引商刻羽,杂以流微,属而和者不过数人。顷襄王好色,不使风议,民多昏乱,其积至昭奇之难。
前287年
楚顷襄王十二年
苏秦、李兑约赵、齐、楚、魏、韩五国攻春,罢于成皋。
前285年
楚顷襄王十四年
顷襄王与秦昭王会于宛。
前284年
楚顷襄王十五年
燕、赵、韩、魏、秦五国联兵伐齐,契临淄。齐湣王奔莒。楚淖齿率师救齐,湣王任之为相。淖齿杀湣王,与燕、魏分齐之卤器,收取淮北之地。
前283年
楚顷襄王十六年
顷襄王与秦昭王会于鄢。秋,复会于穰。
约前282~281年
楚顷襄王十七至十八年
楚将庄蹻出黔中,后西入滇池。
前281年
楚顷襄王十八年
秦兴师伐楚,取邓,拔黔中。楚割上庸、汉北地与秦。
前279年
楚顷襄王二十年
秦大良造白起攻楚,取西陵。继而攻鄢,引西山长谷水灌鄢,楚军民死数十万。秦大军压境,顷襄王仍常与其宠幸者州侯、夏侯、鄢陵君、寿陵君等游猎于云梦之中,不顾国政。庄辛诤谏,王不听。庄辛因离楚去赵。
前278年
楚顷襄王二十一年
白起拔郢,东据竟陵,攻安陆。西取夷陵,烧楚先王墓。顷襄王兵散,流掩于城阳。旋迁都陈。屈原自沉于汨罗江。
前277年
楚顷襄王二十二年
秦之蜀守张若伐楚,拔巫郡,取江南。顷襄王召庄辛归楚。庄辛再进亡羊补牢之策,劝告楚王勿亲佞臣而耽于游乐,应以蔡圣侯之灭于楚为鉴,注意国事,以备秦患。顷襄王授之以执圭,封为阳陵君。
前276年
楚顷襄王二十三年
楚江南人民反秦。顷襄王收东地兵,得10余万,复西取秦所占江旁15邑为郡以抗秦。
前273年
楚顷襄王二十六年
楚左徒黄歇使于秦,上书秦昭王,力陈“善楚”之利。
前272年
楚顷襄王二十七年
秦遣使赂楚。楚、秦复平。楚遣黄歇侍太子完为质于秦。齐、韩、魏共代燕。燕太子请救于楚。顷襄王使景阳率3万人驰援,次于雍丘,牵制魏、齐之师。
约前271~264年
楚顷襄王二十八至三十五年
楚子思于寿春南兴建芍陂,引水灌田,不忧水旱。
前263年
楚顷襄王三十六年
顷襄王病。黄歇设谋使太子完得以离秦返楚。秋,顷襄王卒,子完立。考烈王以黄歇为令尹,予淮北12县地,封为春申君。
前262年
楚考烈王元年
楚纳州于秦以平。
前261年
楚考烈王二年
楚师伐鲁,取徐州
约前260~258年
楚考烈王三至五年
楚临武君至赵,与荀况议军事于赵孝成王前。楚相继吞灭费、邾、邳、郯等国。
前257年
楚考烈王六年
秦师久围赵都邯郸。赵孝成王以灵丘封黄歇,使平原君赵胜求救于楚。春申君与景阳救赵,至新中,楚、魏、赵合击秦师,秦将郑安平以2万人降。春申君黄歇广招贤士,食客至数千人,与齐之孟尝君、赵之平原君、魏之信陵君齐名,时人并称之为“四公子”。
前256年
楚考烈王七年
楚灭鲁。鲁顷公迁于下邑。春申君以荀况为兰陵令。
前253年
楚考烈王十年
考烈王迁都于巨阳。
前251年
楚考烈王十二年
秦昭王卒。春申君吊丧于秦。楚柱国景伯死。
前248年
楚考烈王十五年
春申君献所受封之淮北12县为郡,旋被考烈王改封于江东。春申君因城故吴墟,以自为都邑。
前247年
楚考烈王十六年
魏信陵君率赵、魏、韩、楚、燕五国之师共攻秦,与秦师会战于河外。秦将蒙骜败逃,五国兵追至函谷关而还。
约前247~243年
楚考烈王十六至二十年
春申君在其封地兴筑宫殿、粮仓,开挖渠道、运河。 楚人[歇鸟-欠]冠子著书言道家事,写成《[歇鸟-欠]冠子》
前241年
楚考烈王二十二年
赵庞[火爰]合纵赵、楚、燕、魏、韩,共攻秦。考烈王为纵长,春申君用事,军至函谷关,秦师反击,五国兵罢。楚畏秦逼,迁都寿春,命曰“郢”。春申君进李园之妹于考烈王。
前238年
楚考烈王二十五年
考烈王病。朱英建议春申君自立为王,并请杀王舅李园。春申君不从。考烈王卒。李园埋伏死士杀春申君于王宫门外,尽灭其家。李园妹所生子悍立,是为楚幽王。
前236年
楚幽王二年
楚、越、赵、燕四国合谋,欲图秦。秦王政遣姚贾携珍珠重宝,南使楚、越、北使燕、赵,四国遂被分化。
前235年
楚幽王三年
秦征发四郡之兵,使辛梧据梁,助魏攻楚。楚执政李园忧,使人游说于辛梧。辛梧延迟半年始出兵。
前228年
楚幽王十年
幽王卒,葬于寿春东。国人立幽王弟犹,是为哀王。熊犹立二月余,其庶史负刍之徒党杀犹及太后,尽灭李园之家。负刍被拥立为王。
前226年
楚王负刍二年
秦灭韩后,兵锋转向楚、魏。秦王政使王贲击楚,大败楚师,取10余城。
前225年
楚王负刍三年
秦灭魏。楚出兵攻秦之南郡。秦王政使李信、蒙武将兵20万伐楚。李信攻平舆,蒙武攻寝,楚师败。李信又攻陈城,引兵而东,与蒙武会城父。楚师尾随秦师,三日三夜不顿舍,入两壁,杀7都尉,大破秦师。
前224年
楚王负刍四年
秦王睡使王翦、蒙武将兵60万伐楚,大契楚师于蕲南,杀楚将项燕,复取陈以南至平舆。
前223年
楚王负刍五年
王翦、蒙武复攻楚,虏楚王负刍。楚人伪托项燕之名,立楚公子昌平君为楚王,反秦于淮南。昌平君败,楚亡。
有222年
秦王政二十五年
王翦进平楚并南地。
有222~221年
秦王政二十五至二十六年
楚遣民南公流浪民间,著《南公》31篇,预言:“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秦灭代(赵)、燕、齐,越君降。秦始皇完成统一。
有209年
秦二世元年
七月,楚人陈胜、吴广率秦所征发的渔阳戍卒起义,“斩木为兵,揭竿为旗”。反秦于蕲县大泽乡,进据陈县,建立张楚政权。故楚遣民周文、武臣、项梁、项羽、范增、刘邦、宋义、秦嘉、英布、影驹、季布等纷纷聚众响应,故魏、赵、齐贵族后裔亦乘隙而起,中原大地掀起反秦大起义风暴。
前206年
汉高祖元年
刘邦攻占咸阳,项羽全歼秦军主力,秦亡。
前205~202年
汉高二至五年
刘邦与项羽大争天下统一战争,以项羽覆灭,刘邦胜利,建立汉朝统一帝国而告终。推翻秦朝暴政的主力是楚人,进行统一战争的双方领导人及其核心骨干集团的成员,均是楚人。汉朝皇室及初期的将相大臣、元勋故旧,绝大多数也都是楚人。直到汉武帝以后,六国时的国别意识始渐淡化而趋于泯灭。
 
 
 
 
日期:2013-3-25 阅读:6975次
 
微信公众号:cwhyjy

版权所有:湖北省普通高校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 荆楚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湖北省荆州市南环路1号 邮政编码:434023 电话:0716-8060928 EMAIL:cwhyjy@163.com

您是本站第位访问者!技术支持:华诚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