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研究新作 | 最新动态 | 学术交流 | 研究成果 | 学界视野 | 考古发现 | 非遗中心 | 研究资料 | 研究院简介 | 在线留言
  网站导航
通知公告
文章首发
中心动态
学术交流
研究成果
学界视野
考古发现
研究资料
在线视频
  搜  索
关键字:
搜索帮助
 
 
  文章首发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首发
 
古绞国辨考

作者:cwh
              陈君 陈静 蓝晓玲杨虎 轩锋 张宁 瞿涛 李明善 陈敬华
 
    摘要:东周初期,有个敢与强楚为敌,趁楚武王遣莫敖屈瑕领兵东行的机会,与郧、随、州、蓼结盟伐楚,由此,被楚国所灭的古绞国。其史料,因时代久远,文献记载很少,以至于它从哪里来,地望在哪儿里,国都又在何处?众说纷云。本文运用收集的史料证据,通过姓氏溯源、地理位置、国都城郭三个渐进的辨析过程,获得绞是偃姓国,地望在汉江中上游的今丹江口市、郧县、郧西县的区域内,城郭遗址在郧县青曲镇店子河村一带的答案。
    关键词:古绞国 城郭 郧县 店子河 遗址
 
    据史书记载,在周王朝时期,位于汉江中上游地区有一个不畏强暴,敢与虎视眈眈的楚国为敌,趁楚武王熊通,遣莫敖屈瑕领兵东行与贰、轸两国会盟的机会,毅然与郧国、随国、州国、蓼国结盟伐楚,由此,被楚国报复性地迅疾挥师围剿,灭没于春秋早期(公元前700年)的古绞国。其史料,因时代久远,古文献里记载很少,以至于它从哪里来,地望在哪儿里,国都又在何处?今人众说纷云,莫衷一是,是汉江考古待解之谜。
于此,本文根据多年来搜集获得的史料证据,南水北调考古发现和实地勘察调研资料,经考证,绞国在汉江中上游的今丹江口市、郧县、郧西三市(县)区域内,绞国国都遗址在郧县青曲镇店子河村一带。 

 
       姓氏溯源
 
    在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国家是从氏族制度演变而来的。古夏、商、周三代,人们聚族而居,十分注重“辨姓”。这是为了别亲疏,同姓即同祖,属于“一家人”,虽然有些部族之间姓氏不同,但溯姓氏源流,寻根问祖,是氏族裂变过程中的分支,也存在着血缘关系;二来古人遵循“同姓不婚”的原则,在婚姻上需要“辨姓”。这就是说,“辨姓”既能起凝聚本族和亲族的作用,便于通过婚姻与异族形成姻亲关系。古代的邦国,除了进行物质文化交流之外,还通过认宗和姻亲关系来达成广泛而紧密的联系。
    追溯绞国姓氏源流,《中华姓氏源流通谱》记载:少典氏第十五代、黄帝轩辕氏第四代小昊支子,娶高阳氏女,生大业,大业娶少典氏女,生陶,为舜士师,封于皋,是为皋陶。舜让禹位,禹让皋,皋辞焉!生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季封于偃,为偃姓有,匽氏、郾氏;而州、绞、舒、皖、贰、轸、鸠、庸、龙、蓼,皆其派也。州灭于鲁,绞灭于宋,舒、皖、贰、轸、鸠、庸、龙、蓼,则入于楚后有,州氏、佼氏、绞氏、贰氏、轸氏...... 由此可知,绞氏是在偃姓氏族演进裂变中产生的,是皋陶的后裔。
       《尚书·大禹谟》中记载,舜帝曰:皋陶“惟兹臣庶,罔或干予正。汝作士,明于五刑,以弼五教,期于予治。刑期于无刑,民协于中时,乃功懋哉。”译义是舜帝说:“皋陶!臣民没干犯政事,是因为你作士官,掌管天下刑法,能明五刑(让大众都能清楚地知道,准确地执行刑法),以辅助五常(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教化,合于治道。施刑是为了达到无刑,人民合于中道。这是您的功劳,做得真好啊!”。于是虞舜特赐姓偃氏,并封为诸侯(其生於曲阜,曲阜又为偃地,故因之赐姓偃)。
    南宋·罗泌撰修的《路史》卷十六: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偃匽之后有州、绞、贰、轸……后各以国命氏”。就是说先秦时期皋陶的偃姓后代建立了州、绞、贰、轸等方国,各方国以国名为姓。
    上述文献,相互印证了绞为偃姓国,是皋陶的后裔;偃姓是上古的巨姓,远祖皋陶,为少昊氏支裔,东夷族首领之一,活动地在奄(今山东济宁的曲阜市、兖州市一带)。后来,皋陶次子仲甄,封偃,为偃姓。
    至于绞国的产生与迁徙,据史料和现存考古资料见证,是从先祖之地“奄”分化而出。绞人早先在奄附近之南的滕州市一带(今山东枣庄市)立国,此地为《左传》哀公二年春鲁国“伐邾将伐绞”之地。今人通过对出土的《交君子鼎》、《交君子簠》、《交君子壶》等铜器铭文的研究,从而推断“绞”为山东之国。不过,绞人后来迁徙了,不在此地了,比如哀公时(为春秋后期)鲁国所讨伐的“绞”,已不是绞国之绞,而是邾国的一个地方,西晋学者杜预注解《左传》时指出此绞为“邾邑”。
 
      地理位置
 
    历史上,早期的部落及方国,为了生存需要经常迁徙。绞人也是这样,在周初征伐东夷过程中, 偃姓国被分化瓦解之后,被迫从奄地,经过河南中西部,辗转迁徙至汉江流域,聚居发展成诸侯国。古绞国地望在哪儿里?历史以来有两种方位相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宋·刘敞《春秋传说例》、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清·顾栋髙《春秋大事表》、清·易本烺《春秋楚地问答》、《中国历史地名大辞典》说:“绞在湖广郧阳府西北。”今人韩席筹先生《左传分国集注》,杨伯峻先生《春秋左传注》,熊吉平先生《话说楚王》,张培玉先生《郧阳古国》和《十堰建置沿革》,王一军先生《关于春秋时代绞国的方位》用此说。
    宋·罗泌《路史》、清·章学诚《湖北通志》说:“(绞)在随、唐之南。”今人潘行藻先生《湖北省建制沿革》用此说。
    要辨认识别这两种说法的是非曲直,其实并不难。只要弄清楚在下面引用的史书《左传》两则记载的事理,及其诸侯国的地理位置,从中判定楚伐绞的行军路线,就能够准确地检验、识别出哪个说法成立、正确。
    《春秋左传》“桓公十一年,楚屈瑕将盟贰、轸。郧人军于蒲骚,将与随、绞、州、蓼伐楚师。莫敖患之。斗廉曰:‘郧人军其郊,必不戒。且日虞四邑之至也。君次于郊郢,从御四邑,我以锐师宵加于郧。郧有虞心而恃其城,莫有斗志。若败郧师,四邑必离。’...... 遂败郧师于蒲骚,卒盟而还。”
    《春秋左传》“桓公十二年,......伐绞之役,楚师分涉于彭。罗国人欲伐之,使伯嘉谍之,三巡数之。”
    引文涉及到的诸侯国名称和地理位置:贰、轸、随、绞、州,蓼、郧、罗均为周代近楚方国,郊郢系楚国都城。根据《西周诸侯疆域图》等史料:贰、轸在今湖北应山、应城一带,随在今湖北随州市,州在今湖北监利县东,蓼在今河南唐河县南邻近湖北枣阳的湖阳镇一带,郧在今湖北安陆市,罗在今襄阳宜城市西北,郊郢在今湖北省宜城市郭家岗。
    引文界定了楚伐绞的时间、行军路线及方向。行军路线是:伐绞大军从郊郢出发,经罗国附近,渡过彭水(源出竹山县,因流经彭国“今房县”而得名,至谷城县与汉水汇合),直奔突袭目标绞国。即始发地郊郢 →罗国 →彭水 →终点是绞国;判定大军挺进的方向是:东南方的郊郢 →罗国西北 →彭水西北 →西北方的绞国。行军方向上:郊郢、罗国、彭水三地均在随、唐之西。
    楚伐绞之役,从地理位置上论,楚处于随州市之西南,在罗、彭水之南或东南。楚伐绞大军必是由东南向西北进发,由随、唐之南直指随、唐之西。如果绞在随、唐之南,楚还有必要到随、唐之西去,这不是南辕北辙了吗?所以随唐之南的说法不能成立。
    史学经典《左传》,印证了绞在湖广郧阳府西北之说成立。根据《春秋初期诸侯国》分布图辨认,绞国地理位置:东南是谷国,西南是庸国、彭国,西是麇国,北隔丹江与楚古都丹阳、及楚的附庸邓国相邻。辖制应该是:汉江水道串联的今丹江口市、郧县、郧西三市(县)区域内。

 
     国都城郭
 
    史书典籍记载,绞在湖广郧阳府西北,为辨识绞国地望提供了依据,亦指定了绞国城郭地理位置,其遗址经论证,在郧县青曲镇店子河村一带,依据是:
    一、此地是史书文献记载所标定的地理位置:湖北省郧县青曲镇店子河村,坐落在堵河与汉江交汇地北岸,滨临汉江,三面环水,一面靠山;东距郧县县城(原湖广郧阳府治)16公里,地形如同字母C,亦同中文“贝”字,面积约16平方公里。正是古籍记载和专家学者论证的“绞在湖广郧阳府西北” 位置。
    二、此地地理环境与西周时期的氏族部落(诸侯)国都城郭建置相适宜,与古制相吻合。印证了《周礼》、《管子》都城选址坐北朝南,顺应天时地利的“城郭”制度: “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旱,而用水足,下毋近水,而沟防省。因天材,就地利,故城郭不必中规矩,道路不必中准绳。” 和“立城郭,设守备,实仓禀,治兵库”筑城营国的准则。遗址坐北朝南,东西南三面环水,北面靠山,汉江天堑与沿江山峦的悬崖峭壁,和城北绵延的环形山脉,构筑了一座天然牢固的城郭。“青山横北郭,白水绕南城”就是绞都城郭“顺天时,得地利”的真实写照。
     三、国名“绞”字,神奇地融合了古绞国名的方位性、寓意性文化内涵,满足了《古汉语言文字学》和《地名学》定义。绞:形声字。从纟从交。从形:纟形同汉水曲折蜿蜒,古有“曲莫如汉”之说,亦形同鸟瞰遗址上下汉江河道,迂回旋转描绘的太极图标;从交:象束丝之形,为汉江最大支流堵河与汉江交汇处,亦是山关(楚蜀古道的郧关)水道(上通陕川,下达荆湘)十字交会地。

    四、相关联的地名:南北走向:自古庸国顺庸水而下,出堵河口,至西流,渡汉江,进江沟,穿岩墙崖峡谷,越石嘴子、石门,北往古都洛阳或河南南阳的驿道线上有:火家洼、西垭、铁匠坡、寺沟垭子、洪门、马场关等;沿汉江河道线上有:龙门、三门、五门,安阳、郧阳、武阳、堵阳。这些富有寓意的地名,应该与古绞国都有一定联系。
     五、当地和绞都相关的民间传说与习俗,例如 “天谴”,说的是在店子河连接韩家洲的川地里,居住着一个享用天时地利,生活极度奢靡的部族,他们暴殄天物,指天骂地,亵渎神灵,虐致灶神禀报天廷,玉帝震怒,遣走此地地脉灵神,命雷、雨二神,霹开河套,冲毁川地成河道,迫部族迁谪,酿成此地祭龙神、灶神等习俗。像这样的有习俗支持的民间传说,还有“因果报应”、“ 拔贡禳灾”等等。
     六、文化遗存沉积规模大,遗迹多。如满足绞都安全需要,城南江对岸有军事要塞辽瓦、西流、五门,江中有排兵布阵的韩家洲古战场,城东、西、南的环江山脉有龙湾、前梁、后河、西垭等;依山的城北有老长沟垭子、寺沟垭子等等。再现了绞人选都地条件:既要有良好的生存(地理)环境,在依山(背靠雄伟的高山)傍水(面临弯曲的河水)的要害(形势险要、易守难攻)地建城的安全需要,又要有封锁汉江航道和山川交通线的军事需要。文物遗存:除历史上因兵燹、盗挖、出土流失海内外的大量珍贵文物外,现在县、市博物馆馆珍藏有陶器、漆器、青铜器等等。
    七、考古证明:湖北省的丹江口左绞村考古,有该村“若面向汉水,相对郧境而言,此地居左,故称左绞”之说,支持在左绞村右方的绞都遗址存在。映衬郧县青曲镇店子河村一带为绞城遗址的考古文献:有《湖北郧县辽瓦店子遗址东周遗存的发掘》、《韩家洲墓葬群遗址》、《湖北郧县肖家河春秋楚墓》,《湖北郧县店子河遗址发掘简报》,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在2011年《中国考古学年鉴》,主编的《郧县店子河新石器时代至明清时期遗址》等等,有力的证明了在中国古代的堵河与汉江交汇地滨江北岸,有一个制约汉江中上游流域军事、政治局势的中心——绞国国都的客观存在。
     八、史典印证:《左传》和《战国策》载:楚伐绞,军其南门。莫敖屈瑕曰:“绞小而轻,轻则寡谋,请无扞采樵者以诱之。”从之。绞人获三十人。明日,绞人争出,驱楚役徒于山中。楚人坐其北门,而覆诸山下,大败之,为城下之盟而还。遗址满足了《史记》、汉语成语“城下之盟”战例应具备的全部条件。同时,从楚武王亲率大军,倾尽国力,不惜代价伐绞,在久攻均未奏效之后,楚王用莫敖屈瑕献上“以鱼饵钓大鱼”的诱敌法和封锁绞城依山设防的北门取胜,可以看出,绞已是楚的心腹大患,头号强敌,必需取而代之。究其原因,不是因绞日益强大,迅速崛起,成了楚势不两立的竞争对手,就是绞城是楚窥伺已久,垂涎三尺的风水宝地,甚至是绞踞于汉江中上游的雄关要塞,是楚势在必得的战略要地。史实正是如此,楚借此“秦楚走廊”、“楚蜀通道”,驰骋汉江“始开濮地而有之”,占南郑(汉中),控商洛,扼守商於古道及少习关,迫秦在崇山峻岭中筑“楚长城” 御敌,为楚饮马黄河,问鼎中原,奠定了坚实的基业。
    九、此地古名“郧关”, 溯源于楚武王灭绞后赋予建制地的命名,可溯证绞城遗址。“郧”字专用于地名,来源于史事,是口、贝、员、阝合体指事形地字。从口:可指为堵河与汉江交汇口,连接南北古道的渡口;从贝:古代货币,财富;从员:如同韩家洲(口)和店子河一带(贝)绘制的图形,员的本义为物的数量,人员的数额,表示俯视鼎(古代立国重器,是政权的象征);从阝:本义与山、地形、地名、邦郡有关,楷书中从“邑”,为旌旗。把“郧” 字形、音、义与楚灭绞史实联系起来诠释,应该是:楚军胜利的旗帜,飘扬在雄关峡道处的绞城上,取得这“进可扩疆,退可守土”的楚之门户,风水宝(根据)地,综合国力大增,铸成了楚以汉江为池,以秦巴山地为城,图谋江山霸业的局势。
    因“郧”字具有指事、形地、明建制、记战绩、卜国运、抒情铭志、咏地喻世的含义,胸怀鸿图伟业,文韬武略的楚武王,将涵盖楚灭绞的事理、地理、史理的“郧”字,与军事守卫险要地的“关”字相匹配,赋予建制地名,“郧关” 域名就此应运而生。自此以后,“郧”字落地生根,生命力极其强大、旺盛,从郧关、郧乡、郧县、到郧阳府、郧阳抚治、郧阳地区,一直沿用了二千七百多年......
    上述九证,如九鼎一言,支持了绞都治所在郧县青曲镇店子河一带的辨考结论。
    绞国从哪里来,地望在哪儿里,国都在何处的问题,通过姓氏溯源、地理位置、国都城郭三个渐进的辨析过程,得出绞是偃姓邦国,地望在汉江中上游的今丹江口市、郧县、郧西三市(县)区域内,城郭遗址在今郧县青曲镇店子河村一带的答案。
 
 
[参考文献]
[1]鲁.国史官.左丘明. 左传[M];
[2]中华姓氏源流通谱[M].1999年版;
[3]战国策[M].出版社.线装书局2013.1.1;
[4]史记[M].中华书局.2008.1.1;
[5]魏昌.楚国史[M].武汉出版社, 1996;
[6]李玉洁.楚史稿[M].河南大学出版社,1988;
[7]熊吉平.话说楚王[M].中国文史出版社,2013.9;
[8]宋.罗泌.《路史》[M].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2.08.14
[9]宋.刘敞.春秋传说例[M].清乾隆刊本;
[10]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M].中华书局.2013.8.19;
[11]清.顾栋髙.春秋大事表[M].中华书局.1993.6.1;
[12]清.易本烺.春秋楚地问答[M].商务印书馆.1936.12;
[13]中国历史地名大辞典[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3.1;
[14]韩席筹.左传分国集注[M].江苏人民出版社.1963;
[15]杨伯峻.春秋左传注[M].中华书局.1990.1.1;
[16]王一军.关于春秋时代绞国的方位.十堰职业技术学院学报[J].1998.3;
[17]清.章学诚.湖北通志[M].湖北敎育出版社, 2002;
[18]潘行藻.湖北省建制沿革[M].湖北人民出版社.1987;
[19]周礼注疏[M].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0.10;
[20]管子[M]. 管仲弟子辑录
[21]尚书注训[M]. 齐鲁书社.2009.4.1;
[22]王力.古代汉语[M].中华书局.2009.1.30
[23]中国古文字学通论[M]. 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1.1
[24]乔炎.李静轩.袁琳.地名学[M];
[25]王巍.郧县店子河新石器时代至明清遗址.《中国考古学年鉴》[C].2011年
[26]武汉大学.湖北郧县店子河遗址发掘简报.考古[J].2011.5;
[27]张培玉.十堰建置沿革[M].1998.8;郧阳古国[M].2000.8;
[28]曹相进.地名与郧阳[M]. 2008.10;
[29]水都网.专家称绞国遗址在丹江口可能性极大[Z]. 2009.1.12;
[30]十堰日报.古绞国与“城下之盟”[N]. 2011.6.8; 
[31]新华网.古代神秘的“绞国” 有望在湖北浮出水面[Z]. 2002.7.3;
[32]新华网.丹江口出土青铜器. 成为古代“绞国”有力证据[Z].2002.7.5;
 
   
日期:2014-9-17 阅读:3211次 来源:陈敬华
 
微信公众号:cwhyjy

版权所有:湖北省普通高校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 荆楚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湖北省荆州市南环路1号 邮政编码:434023 电话:0716-8060928 EMAIL:cwhyjy@163.com

您是本站第位访问者!技术支持:华诚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