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研究新作 | 最新动态 | 学术交流 | 研究成果 | 学界视野 | 考古发现 | 非遗中心 | 研究资料 | 研究院简介 | 在线留言
  网站导航
通知公告
文章首发
中心动态
学术交流
研究成果
学界视野
考古发现
研究资料
在线视频
  搜  索
关键字:
搜索帮助
 
 
  学术交流
您的位置 : 首页 >> 学术交流
 
研究院参加“胜利街历史街区与传统建筑保护及利用”主题交流会

作者:cwh

     20151227日,长江大学城市建设学院历史建筑研究中心发起的胜利街历史街区与传统建筑保护及利用主题交流会在荆州默陶绘绿地店召开。胜利街原住民、文化学者、投资人、媒体人、建筑界专业人士等30余人出席了会议。

    “举办这次会议的目的,就是要倾听各方的声音,让胜利街的保护与利用引起社会关注,使这条有历史积淀的老街得到有效保护,在城市现代化发展中利用城市设计的观念方法让历史街区发挥其应有的作用。”长江大学城建学院郑辑宏副教授在开场词中讲到。
      荆州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李新家副院长结合胜利街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与利用规划,从空间梳理、基础设施改造、改善居民生活品质、打造荆州的城市记忆名片等方面,发表了专业化见解,并提出借鉴成都宽窄巷子、上海新天地等案例,解决该历史街区的遗留问题。
     长江大学城市建设学院彭蓉副教授围绕现场调研与测绘、保护利用构思与策划、244号宋宅改造计划三个方面提出了相应的策划建议,阐述了分类的保护原则、片区的业态定位、流线活化策略等学术性观点。与此同时,历史建筑研究中心在学术探究之余,不断寻求国内外基金支持,力图从“自下而上”的层面寻求一个点的突破,以点带面,进而借鉴香港“活化历史建筑伙伴计划”逐步推动整个历史街区的活化行动,观点引起会议共鸣。
在自由发言环节里,与会人员围绕胜利街保护与利用议题进行了广泛而热烈的讨论。其中既有来自原住民的利益诉求、文化学者的专业分析,也有投资人对胜利街开发模式的设想、媒体人对历史街区保护与改造的呼吁。
声音一:来自原住民
      胜利街244号宋正华:我们现在住的房子是“三怕四无”——怕失火、怕盗窃、怕倒塌;无光照、无厨房、无卫生间、无下水道,所以大部分人更愿意住新修的水泥房子,建议在保护性改造中,把道路扩宽;用现代的结构替换原来的木结构(更牢固);取消四水归堂的设计(防止漏雨);改善基础设施环境。
      胜利街262号刘海:我代表胜利街的老百姓,感谢你们为改善胜利街的居住环境召开这么一个会议,我向大家鞠一躬。胜利街的路已三十几年没有修过,胜利街的阴沟三十几年不曾掏过,目前居住环境可以说是水深火热,藏污纳垢。每当有旅游的外国人来拍我们破烂的房子,看着都掉泪。胜利街的居民也要奔小康,也要享受水改,房改的好处。起码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希望各位专家学者更深入地去关注胜利街的民心,向社会来呼吁一下。
声音二:来自文化学者
      张俊(荆州地方志及历史研究专家、《荆州古城的背影》作者):今天看到规划院和长江大学展示的成果后,觉得很震撼,给我们展示了一个未来的蓝图。我们要关注两个问题,第一,要研究政策,以解决规划资金,为胜利街改造提供动力支持;第二,要把现状弄清楚,使改造的方案更合理,更具可操作性。我自己去过一些地方,看别人是怎样操作的。资金问题应该不是太难,具体可参考平遥模式,把规划做出来后,对于比较困难的住户实行产权赎买。我们了解了一下,有这样想法的人还不少。把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使得既能经商又具有居住的舒适性。这个项目应该是有实现的可能性的。今天这个活动开了一个很好的头。
 

      徐文武教授(长江大学荆楚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今天参加这个活动,一是看到大学的老师走出校门,开放式的来办活动,这个不多见,一般在学校开个小型的探讨会。二是我们长江大学城市建设学院历史建筑研究中心不简单,他们在没有政府任何支持和承诺下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来做这个事。大家不要小看那简单的PPT,这些基础的数据要把它拿出来,做出一个初步的雏形,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所以对他们的牺牲和奉献精神感到非常敬佩。
    胜利街的问题实际上是荆州的文化问题,第一,它是历史的遗产;第二、它是文化的载体;第三、它是现实的“包袱”。现在不仅是胜利街的居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荆州的老街区——三义街、纪南城的居民也是如此。其他地方搞新农村的建设都能修宽敞的马路,搞村村通改造,而这些老区只因为在保护区内做不到,使得荆州五千年文化遗产成了“包袱”。今天我们民间只能讲策略,不能讲政策。因为这里没有市长、没有书记,所以没有政策。胜利街的问题既要关注胜利街居民改善现状的诉求,也要关注保护好包括楚文化在内的城市地域文化和历史遗产。
    今天集中了各方的力量,未来还可以把研讨的层次提高一点,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把嗓门吼大一点,让声音传出去,共同伸出手来推动历史的前进!
声音三:来自投资人
     张军(视线营销有限公司总经理)美丽乡愁照进现实的时候就印证了一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们现在面临的是在市场整合中如何满足各方需求的问题。实现我们的美好愿景,解决原住民的现实问题,资金非常关键。当前市场并不缺钱。怎么把钱拿进来,怎么把钱花出去,怎么把商招进来,怎么产生消费,是值得研究的。如何整合我们的系统资源成立一个胜利街遗址保护委员会,如何发出声音让政府、民间知道,也是一个市场的整合。背后的经费可以采用赞助的形式,只要把这个项目包装好,民间那些热爱这些文化的人士是愿意拿出不多的钱来支持前期的活动的。当这个项目可以推广的时候,就可以拿到市场上进行运作了。
    孙志军(湖北默陶绘艺术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墨陶绘的第一家店就是在胜利街附近,每当有世界各地的朋友来看我的时候,我就会带他们去参观这条带有极强码头文化的历史老街。所以在我很多朋友眼里胜利街是一条充满生活气息的街,一条给我们美好旧时光感觉的街。
这么好的一条老街的改造,关键切入点就在于胜利街所呈现的生活方式。一个规划若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就能保持这条街的长久生命力。结合胜利街的历史和码头文化的特点,以生活方式为轴心将现有住民诉求、环境规划、资金等进行整合,就可以拿出一个相对完整的逐级开发方案。不管开发商何时介入,我想我们应该尽快行动起来,而不是停留在口头上。
声音四:来自媒体人
   黄鉴(记者):胜利街是我国重要的文化资源,整体优势突出。胜利街的第一个定位是名人故居等老建筑,她的文化是多元化的。第二个定位是购物街,可以适当做一些门店的翻新,仿古建筑。第三个定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胜利街要有核心景点支撑,要结合旧城改造,进行必要的拆迁,比如胜利街和红门路南段与沿江路打通,可以作为楚文化的主体。沙市一直没有形成荆州一样串联的景点,如果规划能够实施,相信能够吸引投资,胜利街的现状也能够得到彻底的改观。
    王子强(记者):希望能够保住胜利街四通八达的交通;要保护古老的树和当地的树种,成片种植;一些景点古朴一点会更好。建议规划院的院长在两会期间将此作为一个议案提出来,加快推进的过程。
声音五:来自专业人士
    秦军(荆州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第一,为什么要做这个规划?21世纪城市的竞争,是生态的竞争、文化的竞争,一个有文化传承的城市才是一个有生命的城市。很多城市还在找文化,我们是有文化却不知道怎么把它发挥出来。荆州历史上有四次辉煌期:楚国八百年有四百余年在荆州,那是我们荆州第一次辉煌。第二次是在三国时期。第三次是沙市作为四大通商口岸开放。第四次是80年代,沙市江汉明珠。做好这个规划,就是通过文化振兴荆州,配合省里的“壮腰工程”。第二,怎么做好这个规划?要在自上而下的“精英规划”的基础上,加强自下而上、上下结合,听取各方面的声音,争取做到尽善尽美。第三,怎么实施这个规划?规划的目的就是要成为最高决策者的一个声音,规划院作为政府的参谋部、信息库、人才库,要汇聚各方力量,为领导科学决策提供依据。
     杜国锋(长江大学城市建设学院院长):第一,建筑文化是荆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长江大学立足荆州,有责任有义务参与推动荆楚文化和荆楚建筑文化的发展。第二,在荆州这样一个有文化的地方,需要用知识驱动传统文化发展,城建学院将不遗余力更多的支持各位老师开展相关的学术活动。第三,要做好这项工作,一要尊重历史,二要成就文化,三要创新技术,四要尊重现实。希望我们的活动能推动到政府决策层面上来,利用政策,寻找策略,既能够实现我们荆楚建筑文化的发扬光大,又能够使老百姓日子过得更舒适。
    李如义(财政与经济学者):要做好这个项目,关键要共享。项目涉及到住户、开发商、政府、开发以后的经营者的利益,要做起来,单靠政府不行,单靠开发商不行,单靠原住民自己也不行,要统筹考虑,利益共享。很多市场贷款的利率很低,扣除市场膨胀,基本是负利率,可以作为资金来源;可以通过基金,先实行一些赎买,让愿意退出这块地的居民得到补偿之后退出去,能马上立竿见影地改善他们的生活。要尊重和保护老街区的历史,虽然有部分属于国有资产,有部分属于单位,还有部分属于个人,但可以把沙市的老街区整体打包,作为一个整体做成一个项目,寻找资金方面的支持。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参加本次活动的嘉宾雷湘女士是从《德龄公主》这部小说对沙市胜利街发生了浓厚兴趣。主人公德龄,荆州本地人,在沙市度过了童年和青少年时代,主人公在书中说,最讨厌胜利街,总是阴雨绵绵、湿答答。坐着轿子,总要从男人的裤子下面经过。因为这部小说,雷湘专程到这条老街探访,感觉小说中给她的印象还在,但不知道下一代还会不会有老街的印象。雷湘女士游历过许多城市的老街区,对鼓浪屿印象很深,给人很活的感觉。“原来这里的老街区藏着这么多的名人,还繁荣了一个城市。希望老街区能保留蜿蜒曲折的形态,保留早酒、小巷的韵味。文化千万不要移植,街区也不要移植,老街区的改造一定要有生活气息,要从小的生活细节做起,保留一部分原住民的生活习惯。胜利街要活下来,应该将本来就存在的各种风格都保留下来”。
       胜利街,是老沙市一条连接着历史与现实的老街,是否承载着历史文化积淀的同时又能融合现代的生活方式走向她的未来是与会嘉宾们关注的焦点。本次交流活动中,嘉宾的思想有不尽相同的观念,也有相互碰撞的火花,各方的声音融汇在一起,为胜利街历史街区的保护与利用开了一个好头。在后续研究和活动中,我们也将继续报道胜利街历史街区的保护与利用进展,敬请关注!
 
日期:2016-1-12 阅读:1107次
 
微信公众号:cwhyjy

版权所有:湖北省普通高校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 荆楚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湖北省荆州市南环路1号 邮政编码:434023 电话:0716-8060928 EMAIL:cwhyjy@163.com

您是本站第位访问者!技术支持:华诚网络